首页 防骗收藏品诈骗正文

山寨收藏品为饵 诈骗90多名老人近500万

admin 收藏品诈骗 2018-09-05 08:25:29 915 0

  

关注“金时族”微信订阅号:jinshizu 打开微信关注金时族,欢迎回家。

合肥市蜀山区法院开庭审理了一起涉嫌诈骗案。犯罪嫌疑人主要由“90后”组成,他们以低价在北京购入所谓“收藏品”,以高息回购为诱饵,向中老年人高价卖出牟取暴利,90余名老人受害。

xa.jpg

据悉,被告人张某从北京黄寺大街等地廉价购进没有实际收藏价值的升值空间的各种连体钞、纪念钞、纪念币、纪念章、邮票、假玉玺等物品,并印制了虚假的收藏证书、发行证书、检验证书等证明文件附在这些物品上,然后通过其员工对外销售,骗取钱财。

为了使受害者卸下防备,张某及其员工以赠送小礼品为诱饵,诱骗没有收藏品相关知识和经验的中老年群体来到所谓的“推介会”,再利用事先设计好的“话术”向上门顾客进行虚假宣传,谎称所售商品具有巨大的升值空间,买到就是赚到。此外,为了防止顾客在购买后短期内要求出售,张某还指使其员工谎称物品具有一定的“封藏期”,期间物品不得售卖。

至案发,张某以“金品公司”为平台,自己或组织员工通过上述方式,累计骗取95名被害人资金495.2882万元。在庭审现场,被告人张某否认自己犯罪,认为自己觉得这些藏品是有价值的,并且会帮助部分受害人出手“藏品”,挽回她们的损失。

公诉机关认为,被告人张某以金品公司为平台,招聘大量业务人员隐瞒真相,通过公开虚假宣传,印制虚假证书等方法,欺骗社会公众高价购买实际价值低廉且无升值空间的所谓藏品,累计骗取90余名被害人资金共计人民币495.2882万元,数额特别巨大。被告人王某、郑某、陆某等作为金品公司的业务人员,明知该公司销售的所谓藏品实际价值低廉且无升值空间,为了获取高额业务提成,仍按照张某的要求,虚构事实欺骗客户大量购买,均属数额巨大。应当以诈骗罪追究其刑事责任。

据法院司法调研工作人员分析,老年人心理有三大特点:首先接受信息时,往往缺乏批判精神,通常是别人说什么就相信什么。其次,老年人信息处理能力比较弱,特别是突然获取大量新信息的时候。再次,老年人特别希望在退休后花钱投资证明自己的能力,获得他人的赞许。而老年人的这种心理和行为,恰恰成为某些公司谋取不义之财的突破口。法官提醒:老年人投资需要理性对待,谨慎对待身边的“免费”礼品,以免上当受骗。

由于案情复杂,法院未当庭宣判。本网将持续关注。

《山寨收藏品为饵 诈骗90多名老人近500万》 精选二

在北京大望路SOHO现代城,一些打着卖纪念币、钱币名号的文化公司,将目标客源锁定在老人身上。

他们通过免费领取纪念品的方式,将老人哄到公司,再通过推销让老人花费成千上万元,购买一些低廉的纪念币甚至正在流通的货币。

在推销过程中,公司打着“央行旗下货币发行机构”的名义,打消老人疑虑,同时还许诺在一年或一年半以后会帮助老人将购买的纪念币进行拍卖,“收益翻番”。

多位老人反映,所谓安排拍卖只是幌子,以吸引老人不停地花钱购买更多纪念币。朝阳工商部门表示,这些公司售卖纪念币属于超范围经营。

根据规定,超范围经营可处以非法所得额3倍以下的罚款,但最高不超过3万元。一家这样的公司员工自称每月销售钱币、纪念币的交易额可达3000万元。

老人被忽悠一年花30万买纪念币

65岁的孙林发现,之前花30多万购买“能升值”的各类钱币、纪念币,成了烫手山芋。这些曾珍藏于抽屉的“宝贝”,已成为他的“举报材料”。

这始于去年9月孙林接到的那个电话。“您好,我们公司新开了一家公司,回馈老顾客,有礼品赠送,您过来领一下吧。”接到电话当天,孙林来到大望路SOHO现代城D座25层2512房的北京北文雅轩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文雅轩公司”)。

孙林说,一名杜姓员工给了他一枚纪念硬币,称“每次来都能领一枚,凑够一百枚是一套,可换取1000元现金”。

杜某拉住孙林介绍公司的各种“纪念币”。但孙林对这家看着有些简陋的公司并无太多信任,领了纪念品便离开了。

此后,孙林经常接到杜某的电话、短信,不仅是劝其再来公司领纪念币,还会嘘寒问暖,碰上孙林身体不适,更是会叮嘱“好好休息,注意身体”。

去年10月,孙林第二次来到北文雅轩公司,又领取了一枚纪念硬币。杜某照例向孙林推销公司的各种纪念币,并向孙林许诺买了一年到一年半以后,公司会帮助孙林将这些纪念币进行拍卖。

平日对收藏和钱币并不了解的孙林,听信了杜某“纪念币一年后拍卖可升值”的话语,买下了两套第四套人民币,每套价格2080元。买卖没有出示任何合同或是证书,只是开了一张收据。

今年4月,在杜某“公司又出新纪念品”的电话邀约下,孙林再次来到北文雅轩公司。杜某向孙林推荐的是一整版一美元,“一版叫一根,有五十张1美元。这种升值空间很高,一年半以后参加拍卖,最少升值一倍。”

在公司热闹的音乐声中,杜某等人向他轮番推销。他感觉头昏脑胀,稀里糊涂购买了12根。

刷卡时,孙林才知道这“一根”整版一美元要4680元,12根即56160元。这个价格让孙林有些犹豫,杜某说,“先不要告诉家人,只要后面一拍卖升值了,家里人不会怪您的。”孙林照做了。

今年5月,孙林又两次在北文雅轩公司购买纪念币,其中花37900元购买了5根两美元的整版纪念钞,以及花5万元买下了10套“十全十美纪念钞大全套”。

所谓“十全十美”包括十张面值10元的港币,十张面值10元的澳门币,十张面值100元的新台币,还有一张面值50元的“建国50周年纪念钞”。

孙林曾问杜某何时能拍卖此前购买的纪念币,被告之想要公司帮助拍卖,必须买“十全十美”,算是“入门”产品。之后,为让公司早日帮自己拍卖,他又买下了两根“中乌建交20周年纪念币”,一套“错版币”,8根一美元纪念钞,两根朝鲜纪念币。

不到一年时间,孙林为了买这些“能升值”的纪念币和钱币,花掉了多年积攒的17万元养老钱,还向朋友借了13万元。

9月1日下午,儿子孙成发现父亲没有及时去幼儿园接孩子放学,追问之下,这才得知孙林又去了大望路“搞钱币投资”。经家人一再劝说,孙林终于收手。

从9月至11月4日,孙林仍时常接到杜某的“邀请来电”,让去公司一趟有事相谈,孙林知道对方还想骗他继续购买“藏品”,索性将手机设为静音不再理睬。

千元印尼盾值0.5元 谎称值300元

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北文雅轩公司于2016年6月22日注册,经营范围为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技术推广服务、销售工艺品、日用品、文具用品。并不包括销售“钱币”、“纪念币”。

今年9月,该公司被工商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其登记的住所地址为“朝阳区东坝乡东晓景产业园205号1163”,实际场所是在大望路SOHO现代城。

9月7日,新京报记者联系上北文雅轩公司员工杜某,对方称“为回馈老客户,可来店领取价值300元的礼品,有四种可选”。

随后,杜某给记者发来短信,包括领取码及公司地址。7日下午,记者来到北文雅轩公司,店内音乐声音很大,一处玻璃展台里放置各种纪念币纪念钞,展台上摊开着一册“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五套人民币同号钞珍藏册”,珍藏册看上去有些破旧,中间连接处已经松散。店内除记者外还有三名老人,各自有工作人员陪同。

当记者询问有哪四种礼品可选时,对方称只有一种。随后为记者拿来一张1000元面值的印尼盾,称其价值300元。事实上1000元印尼盾兑换成人民币仅为0.5元左右。

该工作人员自称公司是央行旗下的货币发行机构,总部在香港,目前这家店已经是第二家分公司。为庆祝新公司成立,特意和中国移动、联通合作,选取了一部分老的号段,进行礼品发放。而记者所使用的手机号只注册了四个月。

该工作人员随后向记者介绍店内的多款纪念币,以第四版同号钞为例,对方称这套纪念钞共有5000册,市场价3880元,目前还未正式发行,但由于该公司是央行旗下的货币发行机构,可以提前发行,记者只需花2080元便能购买,等到一年半以后,公司会组织拍卖,“到时候增值最少70%,我们只会收取10%的服务费。”

当天记者离开后,该公司两名工作人员多次打来电话,称可以到店内看看有没有心仪的收藏品。

9月20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北文雅轩公司想买一套“高档”纪念币,一名王姓男子向记者推荐了一套“两岸四地纪念钞”,正是孙林所购买的“十全十美”纪念钞。

记者发现,这家公司引诱老年人上门的主要方式是打电话称“有礼品送”。对于新顾客,对方并不会售卖价值高昂的钱币,称值钱的只有成为老客户才有资格购买。

30万元纪念币实际价格仅2万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这些卖价动辄成千上万元的纪念币实际价值并不高,多不具备升值空间。

9月10日,马甸邮币卡市场内多名店主在看过孙林所购买的各种纪念币后,表示这些纪念币价格并不高。

潘力在此经营纪念币交易已有十余年,他一见到记者带着纪念币前来问价,就说:“是不是从大望路那边的文化公司买的,许给你一年半以后能收回,到时候价格翻倍?”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潘力说,北京很多所谓的“收藏品公司”,都是从马甸邮币卡市场收购大量低价纪念币,进行包装后再以高价卖给老年人。

潘力对孙林花30多万购买的各类纪念币、钱币进行一番估价得出的结论是,价值在1.9万到2万元左右。“这些钱币都是真的,不值钱也是真的。”潘力说。

其中,北文雅轩公司售价5000元一套的“十全十美”,市场价为550元左右;售价4680元的整版一美元纪念钞市场价为400元左右;售价7580元的整版两美元纪念钞在600元左右,售价43800元一套的中乌建交20周年纪念币,市场价在2000元左右。

至于32800元一套的错版钞,“就是纯骗人的,根本没有错版钞这个说法。”潘力说。

马甸邮币卡市场多位摊主还表示,这些文化公司也会来订购册子和收藏证书。类似第四套人民币同号珍藏册子价值20元,册子和证书上的售价可以按需求更改。

河南收藏家协会副秘书长、河南钱币专业委员会会长袁银龙在鉴定过孙林所购买的纪念币后告诉记者,这些钱确实是真的,但价值不高。真正搞收藏的人也不会购买外币,行业内称这些为“外币垃圾”。

“像他们(北文雅轩公司)这种卖法就是为了赚钱。”袁银龙说,孙林所购买纪念币的实际价值,还是要遵循当地的纪念币市场价格,但从这些公司的开价来看,明显是“忽悠人”。他还提醒一般人购买收蔵品时不要慌着掏钱,应详细了解比对之后再购买。

“错版币”实为旧版第五套人民币

多名购买钱币的老人表示,之所以花大价钱购买这些“藏品”,也是听信了对方公司为央行旗下机构的说法。另外则是相信一年或一年半以后可以通过拍卖获取更多利益。

9月20日下午,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央行旗下的货币发行机构,只有北京康银阁钱币有限责任公司,其余打着央行旗号的公司,都是骗人的。

对于北文雅轩公司推出的“错版钞”,该工作人员表示,这套所谓的“错版”相比于现在流通的货币,背面左下角的数字后面没有“yuan”字拼音,这是正常现象,“在数字后面加‘yuan’,2005年以后才有,以前的货币上都没有。”

袁银龙说,错版币是指在设计中,文字或者图案在印刷成品以后才发现是错误的。1999年版的第五套人民币并不能因为少个“yuan”字拼音就成为错版币,这种“错版币”实际价值就等同于同等面值的货币,现在有人收藏这些,也都是出于人为炒作。

记者发现,北文雅轩公司售卖的“错版币”正是1999年版的第五套人民币,公司以“错版钞”形式,高价向老人兜售。

事实上,199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仍在流通,收藏界并不会买卖流通货币,还因为买卖流通人民币涉嫌违法。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永杰律师认为,该公司将低价纪念币高价出售给老人,有价格欺诈嫌疑。其出售第五套人民币的行为也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管理条例》相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管理条例》规定,禁止非法买卖流通人民币。纪念币的买卖,应当遵守中国人民银行的有关规定。装帧流通人民币和经营流通人民币,应当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

违反规定的,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和其他有关行政执法机关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和非法财物,并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3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1000元以上5万元以下的罚款。

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工作人员表示,由于现在做纪念币收藏的人太多,所以银行方面无力为个人进行鉴定工作,如果购买者感觉所买的纪念币被骗,应尽早报案,银行方面会配合执法部门进行鉴定。

对于北文雅轩公司有关拍卖的许诺,袁银龙认为这些价格低廉的钱币根本无资质上拍卖会。他说,目前这些普通钱币价格比较透明,市场上也可以购买,拍卖行不会进行拍卖。只有价值高,实际价值起码上万的珍贵钱币才能上拍卖行。

卖钱币文化公司扎堆现代城

在SOHO现代城,集中了多家像北文雅轩这样的公司。据新京报记者走访,至少有十家卖钱币的收藏品公司,分布在B座的11层、25层,C座和D座的各层等。

每天上午将近9时到中午以及下午四五时,在B、C座中间的通道及前后广场上,多家收藏公司的员工或蹲在墙角、或站在路上,有些还搬了小马扎坐在广场边。

他们每人手里攥着一把礼品兑换券,新京报记者上前想要领取,一名女子赶忙将兑换券捂住,摆摆手称:“年轻人不给。”

一旦有老年人走过去,他们就跟上去,将兑换券塞入老人手中。如果看到老年人有意愿领奖,他们还会把老年人带到楼上去。带人上去根据熟客生客不同,每带一人还有8元到10元的提成。

9月14日下午2时许,一位来现代城附近看望朋友的82岁老人蔺先生也被塞了五六张兑换券。随后,他去几家收藏品公司兑换了一些礼品,包括肥皂、洗面奶和一张纪念币。“上去就让我买这个买那个,起码上万。我一个月退休金才3000块钱,哪有钱买这些东西”。

一位王姓老人曾在SOHO现代城的北京燕文堂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经推销购买了第四套人民币同号珍藏册,花费2万元。随后他到邮币交易市场发现该珍藏册市场价400多元一套。意识到被骗后,王先生最终从这家公司退回1万元。

记者查询发现,这家公司也没有钱币交易资格,在8月份曾被媒体曝光以卖错版钞为名骗取一位老人100多万元。

9月15日,新京报记者来到SOHO现代城C座9层的北京燕文堂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一名员工向记者推销一套第四套人民币同号珍藏册,价格为2080元,并称是首次购买优惠价,如一次性购买11套,公司在一年或一年半以后可以帮助拍卖。

记者提出要签订合同才能放心购买,该员工直言:“合同就是一张纸,公司没了你拿着合同也没用。我们公司总部在香港,是有资质的,并且与央行合作。”

有购买过该公司钱币的顾客反映,他花27820元购买藏品,到2016年12月可以拍卖时,公司一再推托,称再买218000元的藏品才能拍卖,他买了之后对方又要求再买10万元藏品,不然手里的藏品只能烂掉。

据新京报记者查询,北文雅轩公司与燕文堂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同一人,在此人名下,还有另外三家公司——北京亦采轩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天顺典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燕文嘉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分别在现代城B座1704、B座1209、D座1509。

从经营范围看,这5家公司均为“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不含演出);技术咨询;技术服务;销售工艺品、日用品、文具用品”。均不包括销售“钱币”“纪念币”。

朝阳工商分局工作人员表示,钱币不属于工艺品,这些公司只有经营工艺品资质,卖钱币属于超范围经营。

根据规定,超出核准登记的经营范围或者经营方式从事经营活动的,视其情节轻重,予以警告,没收非法所得,处以非法所得额3倍以下的罚款,但最高不超过3万元,没有非法所得的,处以1万元以下的罚款。

这5家公司中的三家成立于去年6月至7月间,分别是天顺典藏、燕文嘉和、北文雅轩公司。注册资本均为50万元。

燕文堂公司成立于2012年10月,注册资本为3万元。该公司去年11月因逾期未备案问题,被朝阳工商部门罚款1.9万元。

9月23日下午,北文雅轩公司工作人员韩某也称老板有5个公司,都是做钱币、纪念币买卖的,北文雅轩公司一个月销售纪念币的交易额可达3000万元。5家公司一个月的交易额过亿元。

11月4日中午,记者来到SOHO现代城,仍能看到大量收藏品公司工作人员在楼下向老年人分发礼品券。

在D座一家收藏品公司门口,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在送一名老人离开时还不停劝说,“大爷,您回去再多考虑考虑,投资我们这个肯定亏不了。”

(孙林、孙成、潘力均为化名)

《山寨收藏品为饵 诈骗90多名老人近500万》 精选三

在北京大望路SOHO现代城,一些打着卖纪念币、钱币名号的文化公司,将目标客源锁定在老人身上。

他们通过免费领取纪念品的方式,将老人哄到公司,再通过推销让老人花费成千上万元,购买一些低廉的纪念币甚至正在流通的货币。

在推销过程中,公司打着“央行旗下货币发行机构”的名义,打消老人疑虑,同时还许诺在一年或一年半以后会帮助老人将购买的纪念币进行拍卖,“收益翻番”。

多位老人反映,所谓安排拍卖只是幌子,以吸引老人不停地花钱购买更多纪念币。

朝阳工商部门表示,这些公司售卖纪念币属于超范围经营。

根据规定,超范围经营可处以非法所得额3倍以下的罚款,但最高不超过3万元。一家这样的公司员工自称每月销售钱币、纪念币的交易额可达3000万元。

老人被忽悠一年花30万买纪念币

65岁的孙林发现,之前花30多万购买“能升值”的各类钱币、纪念币,成了烫手山芋。这些曾珍藏于抽屉的“宝贝”,已成为他的“举报材料”。

这始于去年9月孙林接到的那个电话。

“您好,我们公司新开了一家公司,回馈老顾客,有礼品赠送,您过来领一下吧。”接到电话当天,孙林来到大望路SOHO现代城D座25层2512房的北京北文雅轩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文雅轩公司”)。

孙林说,一名杜姓员工给了他一枚纪念硬币,称“每次来都能领一枚,凑够一百枚是一套,可换取1000元现金”。

杜某拉住孙林介绍公司的各种“纪念币”。但孙林对这家看着有些简陋的公司并无太多信任,领了纪念品便离开了。

此后,孙林经常接到杜某的电话、短信,不仅是劝其再来公司领纪念币,还会嘘寒问暖,碰上孙林身体不适,更是会叮嘱“好好休息,注意身体”。

去年10月,孙林第二次来到北文雅轩公司,又领取了一枚纪念硬币。杜某照例向孙林推销公司的各种纪念币,并向孙林许诺买了一年到一年半以后,公司会帮助孙林将这些纪念币进行拍卖。

平日对收藏和钱币并不了解的孙林,听信了杜某“纪念币一年后拍卖可升值”的话语,买下了两套第四套人民币,每套价格2080元。买卖没有出示任何合同或是证书,只是开了一张收据。

今年4月,在杜某“公司又出新纪念品”的电话邀约下,孙林再次来到北文雅轩公司。杜某向孙林推荐的是一整版一美元,“一版叫一根,有五十张1美元。这种升值空间很高,一年半以后参加拍卖,最少升值一倍。”

在公司热闹的音乐声中,杜某等人向他轮番推销。他感觉头昏脑胀,稀里糊涂购买了12根。

刷卡时,孙林才知道这“一根”整版一美元要4680元,12根即56160元。这个价格让孙林有些犹豫,杜某说,“先不要告诉家人,只要后面一拍卖升值了,家里人不会怪您的。”孙林照做了。

今年5月,孙林又两次在北文雅轩公司购买纪念币,其中花37900元购买了5根两美元的整版纪念钞,以及花5万元买下了10套“十全十美纪念钞大全套”。

所谓“十全十美”包括十张面值10元的港币,十张面值10元的澳门币,十张面值100元的新台币,还有一张面值50元的“建国50周年纪念钞”。

孙林曾问杜某何时能拍卖此前购买的纪念币,被告之想要公司帮助拍卖,必须买“十全十美”,算是“入门”产品。之后,为让公司早日帮自己拍卖,他又买下了两根“中乌建交20周年纪念币”,一套“错版币”,8根一美元纪念钞,两根朝鲜纪念币。

不到一年时间,孙林为了买这些“能升值”的纪念币和钱币,花掉了多年积攒的17万元养老钱,还向朋友借了13万元。

9月1日下午,儿子孙成发现父亲没有及时去幼儿园接孩子放学,追问之下,这才得知孙林又去了大望路“搞钱币投资”。经家人一再劝说,孙林终于收手。

从9月至11月4日,孙林仍时常接到杜某的“邀请来电”,让去公司一趟有事相谈,孙林知道对方还想骗他继续购买“藏品”,索性将手机设为静音不再理睬。

千元印尼盾值0.5元 谎称值300元

记者查询发现,北文雅轩公司于2016年6月22日注册,经营范围为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技术推广服务、销售工艺品、日用品、文具用品。并不包括销售“钱币”、“纪念币”。

今年9月,该公司被工商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其登记的住所地址为“朝阳区东坝乡东晓景产业园205号1163”,实际场所是在大望路SOHO现代城。

9月7日,记者联系上北文雅轩公司员工杜某,对方称“为回馈老客户,可来店领取价值300元的礼品,有四种可选”。

随后,杜某给记者发来短信,包括领取码及公司地址。7日下午,记者来到北文雅轩公司,店内音乐声音很大,一处玻璃展台里放置各种纪念币纪念钞,展台上摊开着一册“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五套人民币同号钞珍藏册”,珍藏册看上去有些破旧,中间连接处已经松散。店内除记者外还有三名老人,各自有工作人员陪同。

当记者询问有哪四种礼品可选时,对方称只有一种。随后为记者拿来一张1000元面值的印尼盾,称其价值300元。事实上1000元印尼盾兑换成人民币仅为0.5元左右。

该工作人员自称公司是央行旗下的货币发行机构,总部在香港,目前这家店已经是第二家分公司。为庆祝新公司成立,特意和中国移动、联通合作,选取了一部分老的号段,进行礼品发放。而记者所使用的手机号只注册了四个月。

该工作人员随后向记者介绍店内的多款纪念币,以第四版同号钞为例,对方称这套纪念钞共有5000册,市场价3880元,目前还未正式发行,但由于该公司是央行旗下的货币发行机构,可以提前发行,记者只需花2080元便能购买,等到一年半以后,公司会组织拍卖,“到时候增值最少70%,我们只会收取10%的服务费。”

当天记者离开后,该公司两名工作人员多次打来电话,称可以到店内看看有没有心仪的收藏品。

9月20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北文雅轩公司想买一套“高档”纪念币,一名王姓男子向记者推荐了一套“两岸四地纪念钞”,正是孙林所购买的“十全十美”纪念钞。

记者发现,这家公司引诱老年人上门的主要方式是打电话称“有礼品送”。对于新顾客,对方并不会售卖价值高昂的钱币,称值钱的只有成为老客户才有资格购买。

30万元纪念币实际价格仅2万

据记者调查,这些卖价动辄成千上万元的纪念币实际价值并不高,多不具备升值空间。

9月10日,马甸邮币卡市场内多名店主在看过孙林所购买的各种纪念币后,表示这些纪念币价格并不高。

潘力在此经营纪念币交易已有十余年,他一见到记者带着纪念币前来问价,就说:“是不是从大望路那边的文化公司买的,许给你一年半以后能收回,到时候价格翻倍?”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潘力说,北京很多所谓的“收藏品公司”,都是从马甸邮币卡市场收购大量低价纪念币,进行包装后再以高价卖给老年人。

潘力对孙林花30多万购买的各类纪念币、钱币进行一番估价得出的结论是,价值在1.9万到2万元左右。“这些钱币都是真的,不值钱也是真的。”潘力说。

其中,北文雅轩公司售价5000元一套的“十全十美”,市场价为550元左右;售价4680元的整版一美元纪念钞市场价为400元左右;售价7580元的整版两美元纪念钞在600元左右,售价43800元一套的中乌建交20周年纪念币,市场价在2000元左右。

至于32800元一套的错版钞,“就是纯骗人的,根本没有错版钞这个说法。”潘力说。

马甸邮币卡市场多位摊主还表示,这些文化公司也会来订购册子和收藏证书。类似第四套人民币同号珍藏册子价值20元,册子和证书上的售价可以按需求更改。

河南收藏家协会副秘书长、河南钱币专业委员会会长袁银龙在鉴定过孙林所购买的纪念币后告诉记者,这些钱确实是真的,但价值不高。真正搞收藏的人也不会购买外币,行业内称这些为“外币垃圾”。

“像他们(北文雅轩公司)这种卖法就是为了赚钱。”袁银龙说,孙林所购买纪念币的实际价值,还是要遵循当地的纪念币市场价格,但从这些公司的开价来看,明显是“忽悠人”。他还提醒一般人购买收蔵品时不要慌着掏钱,应详细了解比对之后再购买。

“错版币”实为旧版第五套人民币

多名购买钱币的老人表示,之所以花大价钱购买这些“藏品”,也是听信了对方公司为央行旗下机构的说法。另外则是相信一年或一年半以后可以通过拍卖获取更多利益。

9月20日下午,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央行旗下的货币发行机构,只有北京康银阁钱币有限责任公司,其余打着央行旗号的公司,都是骗人的。

对于北文雅轩公司推出的“错版钞”,该工作人员表示,这套所谓的“错版”相比于现在流通的货币,背面左下角的数字后面没有“yuan”字拼音,这是正常现象,“在数字后面加‘yuan’,2005年以后才有,以前的货币上都没有。”

袁银龙说,错版币是指在设计中,文字或者图案在印刷成品以后才发现是错误的。1999年版的第五套人民币并不能因为少个“yuan”字拼音就成为错版币,这种“错版币”实际价值就等同于同等面值的货币,现在有人收藏这些,也都是出于人为炒作。

记者发现,北文雅轩公司售卖的“错版币”正是1999年版的第五套人民币,公司以“错版钞”形式,高价向老人兜售。

事实上,199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仍在流通,收藏界并不会买卖流通货币,还因为买卖流通人民币涉嫌违法。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永杰律师认为,该公司将低价纪念币高价出售给老人,有价格欺诈嫌疑。其出售第五套人民币的行为也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管理条例》相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管理条例》规定,禁止非法买卖流通人民币。纪念币的买卖,应当遵守中国人民银行的有关规定。装帧流通人民币和经营流通人民币,应当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

违反规定的,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和其他有关行政执法机关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和非法财物,并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3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1000元以上5万元以下的罚款。

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工作人员表示,由于现在做纪念币收藏的人太多,所以银行方面无力为个人进行鉴定工作,如果购买者感觉所买的纪念币被骗,应尽早报案,银行方面会配合执法部门进行鉴定。

对于北文雅轩公司有关拍卖的许诺,袁银龙认为这些价格低廉的钱币根本无资质上拍卖会。他说,目前这些普通钱币价格比较透明,市场上也可以购买,拍卖行不会进行拍卖。只有价值高,实际价值起码上万的珍贵钱币才能上拍卖行。

卖钱币文化公司扎堆现代城

在SOHO现代城,集中了多家像北文雅轩这样的公司。据记者走访,至少有十家卖钱币的收藏品公司,分布在B座的11层、25层,C座和D座的各层等。

每天上午将近9时到中午以及下午四五时,在B、C座中间的通道及前后广场上,多家收藏公司的员工或蹲在墙角、或站在路上,有些还搬了小马扎坐在广场边。

他们每人手里攥着一把礼品兑换券,记者上前想要领取,一名女子赶忙将兑换券捂住,摆摆手称:“年轻人不给。”

一旦有老年人走过去,他们就跟上去,将兑换券塞入老人手中。如果看到老年人有意愿领奖,他们还会把老年人带到楼上去。带人上去根据熟客生客不同,每带一人还有8元到10元的提成。

9月14日下午2时许,一位来现代城附近看望朋友的82岁老人蔺先生也被塞了五六张兑换券。随后,他去几家收藏品公司兑换了一些礼品,包括肥皂、洗面奶和一张纪念币。“上去就让我买这个买那个,起码上万。我一个月退休金才3000块钱,哪有钱买这些东西”。

一位王姓老人曾在SOHO现代城的北京燕文堂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经推销购买了第四套人民币同号珍藏册,花费2万元。随后他到邮币交易市场发现该珍藏册市场价400多元一套。意识到被骗后,王先生最终从这家公司退回1万元。

记者查询发现,这家公司也没有钱币交易资格,在8月份曾被媒体曝光以卖错版钞为名骗取一位老人100多万元。

9月15日,记者来到SOHO现代城C座9层的北京燕文堂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一名员工向记者推销一套第四套人民币同号珍藏册,价格为2080元,并称是首次购买优惠价,如一次性购买11套,公司在一年或一年半以后可以帮助拍卖。

记者提出要签订合同才能放心购买,该员工直言:“合同就是一张纸,公司没了你拿着合同也没用。我们公司总部在香港,是有资质的,并且与央行合作。”

有购买过该公司钱币的顾客反映,他花27820元购买藏品,到2016年12月可以拍卖时,公司一再推托,称再买218000元的藏品才能拍卖,他买了之后对方又要求再买10万元藏品,不然手里的藏品只能烂掉。

据记者查询,北文雅轩公司与燕文堂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同一人,在此人名下,还有另外三家公司——北京亦采轩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天顺典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燕文嘉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分别在现代城B座1704、B座1209、D座1509。

从经营范围看,这5家公司均为“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不含演出);技术咨询;技术服务;销售工艺品、日用品、文具用品”。均不包括销售“钱币”“纪念币”。

朝阳工商分局工作人员表示,钱币不属于工艺品,这些公司只有经营工艺品资质,卖钱币属于超范围经营。

根据规定,超出核准登记的经营范围或者经营方式从事经营活动的,视其情节轻重,予以警告,没收非法所得,处以非法所得额3倍以下的罚款,但最高不超过3万元,没有非法所得的,处以1万元以下的罚款。

这5家公司中的三家成立于去年6月至7月间,分别是天顺典藏、燕文嘉和、北文雅轩公司。注册资本均为50万元。

燕文堂公司成立于2012年10月,注册资本为3万元。该公司去年11月因逾期未备案问题,被朝阳工商部门罚款1.9万元。

9月23日下午,北文雅轩公司工作人员韩某也称老板有5个公司,都是做钱币、纪念币买卖的,北文雅轩公司一个月销售纪念币的交易额可达3000万元。5家公司一个月的交易额过亿元。

11月4日中午,记者来到SOHO现代城,仍能看到大量收藏品公司工作人员在楼下向老年人分发礼品券。

在D座一家收藏品公司门口,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在送一名老人离开时还不停劝说,“大爷,您回去再多考虑考虑,投资我们这个肯定亏不了。”

标签:互联网金融|P2P网贷|互联网理财|P2P监管

《山寨收藏品为饵 诈骗90多名老人近500万》 精选四



在北京大望路SOHO现代城,一些打着卖纪念币、钱币名号的文化公司,将目标客源锁定在老人身上。

他们通过免费领取纪念品的方式,将老人哄到公司,再通过推销让老人花费成千上万元,购买一些低廉的纪念币甚至正在流通的货币。

在推销过程中,公司打着“央行旗下货币发行机构”的名义,打消老人疑虑,同时还许诺在一年或一年半以后会帮助老人将购买的纪念币进行拍卖,“收益翻番”。

多位老人反映,所谓安排拍卖只是幌子,以吸引老人不停地花钱购买更多纪念币。

朝阳工商部门表示,这些公司售卖纪念币属于超范围经营。

根据规定,超范围经营可处以非法所得额3倍以下的罚款,但最高不超过3万元。一家这样的公司员工自称每月销售钱币、纪念币的交易额可达3000万元。

老人被忽悠一年花30万买纪念币

65岁的孙林发现,之前花30多万购买“能升值”的各类钱币、纪念币,成了烫手山芋。这些曾珍藏于抽屉的“宝贝”,已成为他的“举报材料”。

这始于去年9月孙林接到的那个电话。

“您好,我们公司新开了一家公司,回馈老顾客,有礼品赠送,您过来领一下吧。”接到电话当天,孙林来到大望路SOHO现代城D座25层2512房的北京北文雅轩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文雅轩公司”)。

孙林说,一名杜姓员工给了他一枚纪念硬币,称“每次来都能领一枚,凑够一百枚是一套,可换取1000元现金”。

杜某拉住孙林介绍公司的各种“纪念币”。但孙林对这家看着有些简陋的公司并无太多信任,领了纪念品便离开了。

此后,孙林经常接到杜某的电话、短信,不仅是劝其再来公司领纪念币,还会嘘寒问暖,碰上孙林身体不适,更是会叮嘱“好好休息,注意身体”。

去年10月,孙林第二次来到北文雅轩公司,又领取了一枚纪念硬币。杜某照例向孙林推销公司的各种纪念币,并向孙林许诺买了一年到一年半以后,公司会帮助孙林将这些纪念币进行拍卖。

平日对收藏和钱币并不了解的孙林,听信了杜某“纪念币一年后拍卖可升值”的话语,买下了两套第四套人民币,每套价格2080元。买卖没有出示任何合同或是证书,只是开了一张收据。

今年4月,在杜某“公司又出新纪念品”的电话邀约下,孙林再次来到北文雅轩公司。杜某向孙林推荐的是一整版一美元,“一版叫一根,有五十张1美元。这种升值空间很高,一年半以后参加拍卖,最少升值一倍。”

在公司热闹的音乐声中,杜某等人向他轮番推销。他感觉头昏脑胀,稀里糊涂购买了12根。

刷卡时,孙林才知道这“一根”整版一美元要4680元,12根即56160元。这个价格让孙林有些犹豫,杜某说,“先不要告诉家人,只要后面一拍卖升值了,家里人不会怪您的。”孙林照做了。

今年5月,孙林又两次在北文雅轩公司购买纪念币,其中花37900元购买了5根两美元的整版纪念钞,以及花5万元买下了10套“十全十美纪念钞大全套”。

所谓“十全十美”包括十张面值10元的港币,十张面值10元的澳门币,十张面值100元的新台币,还有一张面值50元的“建国50周年纪念钞”。

孙林曾问杜某何时能拍卖此前购买的纪念币,被告之想要公司帮助拍卖,必须买“十全十美”,算是“入门”产品。之后,为让公司早日帮自己拍卖,他又买下了两根“中乌建交20周年纪念币”,一套“错版币”,8根一美元纪念钞,两根朝鲜纪念币。

不到一年时间,孙林为了买这些“能升值”的纪念币和钱币,花掉了多年积攒的17万元养老钱,还向朋友借了13万元。

9月1日下午,儿子孙成发现父亲没有及时去幼儿园接孩子放学,追问之下,这才得知孙林又去了大望路“搞钱币投资”。经家人一再劝说,孙林终于收手。

从9月至11月4日,孙林仍时常接到杜某的“邀请来电”,让去公司一趟有事相谈,孙林知道对方还想骗他继续购买“藏品”,索性将手机设为静音不再理睬。

千元印尼盾值0.5元 谎称值300元

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北文雅轩公司于2016年6月22日注册,经营范围为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技术推广服务、销售工艺品、日用品、文具用品。并不包括销售“钱币”、“纪念币”。

今年9月,该公司被工商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其登记的住所地址为“朝阳区东坝乡东晓景产业园205号1163”,实际场所是在大望路SOHO现代城。

9月7日,新京报记者联系上北文雅轩公司员工杜某,对方称“为回馈老客户,可来店领取价值300元的礼品,有四种可选”。

随后,杜某给记者发来短信,包括领取码及公司地址。7日下午,记者来到北文雅轩公司,店内音乐声音很大,一处玻璃展台里放置各种纪念币纪念钞,展台上摊开着一册“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五套人民币同号钞珍藏册”,珍藏册看上去有些破旧,中间连接处已经松散。店内除记者外还有三名老人,各自有工作人员陪同。

当记者询问有哪四种礼品可选时,对方称只有一种。随后为记者拿来一张1000元面值的印尼盾,称其价值300元。事实上1000元印尼盾兑换成人民币仅为0.5元左右。

该工作人员自称公司是央行旗下的货币发行机构,总部在香港,目前这家店已经是第二家分公司。为庆祝新公司成立,特意和中国移动、联通合作,选取了一部分老的号段,进行礼品发放。而记者所使用的手机号只注册了四个月。

该工作人员随后向记者介绍店内的多款纪念币,以第四版同号钞为例,对方称这套纪念钞共有5000册,市场价3880元,目前还未正式发行,但由于该公司是央行旗下的货币发行机构,可以提前发行,记者只需花2080元便能购买,等到一年半以后,公司会组织拍卖,“到时候增值最少70%,我们只会收取10%的服务费。”

当天记者离开后,该公司两名工作人员多次打来电话,称可以到店内看看有没有心仪的收藏品。

9月20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北文雅轩公司想买一套“高档”纪念币,一名王姓男子向记者推荐了一套“两岸四地纪念钞”,正是孙林所购买的“十全十美”纪念钞。

记者发现,这家公司引诱老年人上门的主要方式是打电话称“有礼品送”。对于新顾客,对方并不会售卖价值高昂的钱币,称值钱的只有成为老客户才有资格购买。

30万元纪念币实际价格仅2万

据新京报记者调查,这些卖价动辄成千上万元的纪念币实际价值并不高,多不具备升值空间。

9月10日,马甸邮币卡市场内多名店主在看过孙林所购买的各种纪念币后,表示这些纪念币价格并不高。

潘力在此经营纪念币交易已有十余年,他一见到记者带着纪念币前来问价,就说:“是不是从大望路那边的文化公司买的,许给你一年半以后能收回,到时候价格翻倍?”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潘力说,北京很多所谓的“收藏品公司”,都是从马甸邮币卡市场收购大量低价纪念币,进行包装后再以高价卖给老年人。

潘力对孙林花30多万购买的各类纪念币、钱币进行一番估价得出的结论是,价值在1.9万到2万元左右。“这些钱币都是真的,不值钱也是真的。”潘力说。

其中,北文雅轩公司售价5000元一套的“十全十美”,市场价为550元左右;售价4680元的整版一美元纪念钞市场价为400元左右;售价7580元的整版两美元纪念钞在600元左右,售价43800元一套的中乌建交20周年纪念币,市场价在2000元左右。

至于32800元一套的错版钞,“就是纯骗人的,根本没有错版钞这个说法。”潘力说。

马甸邮币卡市场多位摊主还表示,这些文化公司也会来订购册子和收藏证书。类似第四套人民币同号珍藏册子价值20元,册子和证书上的售价可以按需求更改。

河南收藏家协会副秘书长、河南钱币专业委员会会长袁银龙在鉴定过孙林所购买的纪念币后告诉记者,这些钱确实是真的,但价值不高。真正搞收藏的人也不会购买外币,行业内称这些为“外币垃圾”。

“像他们(北文雅轩公司)这种卖法就是为了赚钱。”袁银龙说,孙林所购买纪念币的实际价值,还是要遵循当地的纪念币市场价格,但从这些公司的开价来看,明显是“忽悠人”。他还提醒一般人购买收蔵品时不要慌着掏钱,应详细了解比对之后再购买。

“错版币”实为旧版第五套人民币

多名购买钱币的老人表示,之所以花大价钱购买这些“藏品”,也是听信了对方公司为央行旗下机构的说法。另外则是相信一年或一年半以后可以通过拍卖获取更多利益。

9月20日下午,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央行旗下的货币发行机构,只有北京康银阁钱币有限责任公司,其余打着央行旗号的公司,都是骗人的。

对于北文雅轩公司推出的“错版钞”,该工作人员表示,这套所谓的“错版”相比于现在流通的货币,背面左下角的数字后面没有“yuan”字拼音,这是正常现象,“在数字后面加‘yuan’,2005年以后才有,以前的货币上都没有。”

袁银龙说,错版币是指在设计中,文字或者图案在印刷成品以后才发现是错误的。1999年版的第五套人民币并不能因为少个“yuan”字拼音就成为错版币,这种“错版币”实际价值就等同于同等面值的货币,现在有人收藏这些,也都是出于人为炒作。

记者发现,北文雅轩公司售卖的“错版币”正是1999年版的第五套人民币,公司以“错版钞”形式,高价向老人兜售。

事实上,199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仍在流通,收藏界并不会买卖流通货币,还因为买卖流通人民币涉嫌违法。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永杰律师认为,该公司将低价纪念币高价出售给老人,有价格欺诈嫌疑。其出售第五套人民币的行为也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管理条例》相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管理条例》规定,禁止非法买卖流通人民币。纪念币的买卖,应当遵守中国人民银行的有关规定。装帧流通人民币和经营流通人民币,应当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

违反规定的,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和其他有关行政执法机关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和非法财物,并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3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1000元以上5万元以下的罚款。

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工作人员表示,由于现在做纪念币收藏的人太多,所以银行方面无力为个人进行鉴定工作,如果购买者感觉所买的纪念币被骗,应尽早报案,银行方面会配合执法部门进行鉴定。

对于北文雅轩公司有关拍卖的许诺,袁银龙认为这些价格低廉的钱币根本无资质上拍卖会。他说,目前这些普通钱币价格比较透明,市场上也可以购买,拍卖行不会进行拍卖。只有价值高,实际价值起码上万的珍贵钱币才能上拍卖行。

卖钱币文化公司扎堆现代城

在SOHO现代城,集中了多家像北文雅轩这样的公司。据新京报记者走访,至少有十家卖钱币的收藏品公司,分布在B座的11层、25层,C座和D座的各层等。

每天上午将近9时到中午以及下午四五时,在B、C座中间的通道及前后广场上,多家收藏公司的员工或蹲在墙角、或站在路上,有些还搬了小马扎坐在广场边。

他们每人手里攥着一把礼品兑换券,新京报记者上前想要领取,一名女子赶忙将兑换券捂住,摆摆手称:“年轻人不给。”

一旦有老年人走过去,他们就跟上去,将兑换券塞入老人手中。如果看到老年人有意愿领奖,他们还会把老年人带到楼上去。带人上去根据熟客生客不同,每带一人还有8元到10元的提成。

9月14日下午2时许,一位来现代城附近看望朋友的82岁老人蔺先生也被塞了五六张兑换券。随后,他去几家收藏品公司兑换了一些礼品,包括肥皂、洗面奶和一张纪念币。“上去就让我买这个买那个,起码上万。我一个月退休金才3000块钱,哪有钱买这些东西”。

一位王姓老人曾在SOHO现代城的北京燕文堂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经推销购买了第四套人民币同号珍藏册,花费2万元。随后他到邮币交易市场发现该珍藏册市场价400多元一套。意识到被骗后,王先生最终从这家公司退回1万元。

记者查询发现,这家公司也没有钱币交易资格,在8月份曾被媒体曝光以卖错版钞为名骗取一位老人100多万元。

9月15日,新京报记者来到SOHO现代城C座9层的北京燕文堂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一名员工向记者推销一套第四套人民币同号珍藏册,价格为2080元,并称是首次购买优惠价,如一次性购买11套,公司在一年或一年半以后可以帮助拍卖。

记者提出要签订合同才能放心购买,该员工直言:“合同就是一张纸,公司没了你拿着合同也没用。我们公司总部在香港,是有资质的,并且与央行合作。”

有购买过该公司钱币的顾客反映,他花27820元购买藏品,到2016年12月可以拍卖时,公司一再推托,称再买218000元的藏品才能拍卖,他买了之后对方又要求再买10万元藏品,不然手里的藏品只能烂掉。

据新京报记者查询,北文雅轩公司与燕文堂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同一人,在此人名下,还有另外三家公司——北京亦采轩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天顺典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燕文嘉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分别在现代城B座1704、B座1209、D座1509。

从经营范围看,这5家公司均为“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不含演出);技术咨询;技术服务;销售工艺品、日用品、文具用品”。均不包括销售“钱币”“纪念币”。

朝阳工商分局工作人员表示,钱币不属于工艺品,这些公司只有经营工艺品资质,卖钱币属于超范围经营。

根据规定,超出核准登记的经营范围或者经营方式从事经营活动的,视其情节轻重,予以警告,没收非法所得,处以非法所得额3倍以下的罚款,但最高不超过3万元,没有非法所得的,处以1万元以下的罚款。

这5家公司中的三家成立于去年6月至7月间,分别是天顺典藏、燕文嘉和、北文雅轩公司。注册资本均为50万元。

燕文堂公司成立于2012年10月,注册资本为3万元。该公司去年11月因逾期未备案问题,被朝阳工商部门罚款1.9万元。

9月23日下午,北文雅轩公司工作人员韩某也称老板有5个公司,都是做钱币、纪念币买卖的,北文雅轩公司一个月销售纪念币的交易额可达3000万元。5家公司一个月的交易额过亿元。

11月4日中午,记者来到SOHO现代城,仍能看到大量收藏品公司工作人员在楼下向老年人分发礼品券。

在D座一家收藏品公司门口,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在送一名老人离开时还不停劝说,“大爷,您回去再多考虑考虑,投资我们这个肯定亏不了。”

《山寨收藏品为饵 诈骗90多名老人近500万》 精选五

在北京大望路SOHO现代城,一些打着卖纪念币、钱币名号的文化公司,将目标客源锁定在老人身上。

他们通过免费领取纪念品的方式,将老人哄到公司,再通过推销让老人花费成千上万元,购买一些低廉的纪念币甚至正在流通的货币。

在推销过程中,公司打着“央行旗下货币发行机构”的名义,打消老人疑虑,同时还许诺在一年或一年半以后会帮助老人将购买的纪念币进行拍卖,“收益翻番”。

多位老人反映,所谓安排拍卖只是幌子,以吸引老人不停地花钱购买更多纪念币。

朝阳工商部门表示,这些公司售卖纪念币属于超范围经营。

根据规定,超范围经营可处以非法所得额3倍以下的罚款,但最高不超过3万元。一家这样的公司员工自称每月销售钱币、纪念币的交易额可达3000万元。

老人被忽悠一年花30万买纪念币

65岁的孙林发现,之前花30多万购买“能升值”的各类钱币、纪念币,成了烫手山芋。这些曾珍藏于抽屉的“宝贝”,已成为他的“举报材料”。

这始于去年9月孙林接到的那个电话。

“您好,我们公司新开了一家公司,回馈老顾客,有礼品赠送,您过来领一下吧。”接到电话当天,孙林来到大望路SOHO现代城D座25层2512房的北京北文雅轩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文雅轩公司”)。

孙林说,一名杜姓员工给了他一枚纪念硬币,称“每次来都能领一枚,凑够一百枚是一套,可换取1000元现金”。

杜某拉住孙林介绍公司的各种“纪念币”。但孙林对这家看着有些简陋的公司并无太多信任,领了纪念品便离开了。

此后,孙林经常接到杜某的电话、短信,不仅是劝其再来公司领纪念币,还会嘘寒问暖,碰上孙林身体不适,更是会叮嘱“好好休息,注意身体”。

去年10月,孙林第二次来到北文雅轩公司,又领取了一枚纪念硬币。杜某照例向孙林推销公司的各种纪念币,并向孙林许诺买了一年到一年半以后,公司会帮助孙林将这些纪念币进行拍卖。

平日对收藏和钱币并不了解的孙林,听信了杜某“纪念币一年后拍卖可升值”的话语,买下了两套第四套人民币,每套价格2080元。买卖没有出示任何合同或是证书,只是开了一张收据。

今年4月,在杜某“公司又出新纪念品”的电话邀约下,孙林再次来到北文雅轩公司。杜某向孙林推荐的是一整版一美元,“一版叫一根,有五十张1美元。这种升值空间很高,一年半以后参加拍卖,最少升值一倍。”

在公司热闹的音乐声中,杜某等人向他轮番推销。他感觉头昏脑胀,稀里糊涂购买了12根。

刷卡时,孙林才知道这“一根”整版一美元要4680元,12根即56160元。这个价格让孙林有些犹豫,杜某说,“先不要告诉家人,只要后面一拍卖升值了,家里人不会怪您的。”孙林照做了。

今年5月,孙林又两次在北文雅轩公司购买纪念币,其中花37900元购买了5根两美元的整版纪念钞,以及花5万元买下了10套“十全十美纪念钞大全套”。

所谓“十全十美”包括十张面值10元的港币,十张面值10元的澳门币,十张面值100元的新台币,还有一张面值50元的“建国50周年纪念钞”。

孙林曾问杜某何时能拍卖此前购买的纪念币,被告之想要公司帮助拍卖,必须买“十全十美”,算是“入门”产品。之后,为让公司早日帮自己拍卖,他又买下了两根“中乌建交20周年纪念币”,一套“错版币”,8根一美元纪念钞,两根朝鲜纪念币。

不到一年时间,孙林为了买这些“能升值”的纪念币和钱币,花掉了多年积攒的17万元养老钱,还向朋友借了13万元。

9月1日下午,儿子孙成发现父亲没有及时去幼儿园接孩子放学,追问之下,这才得知孙林又去了大望路“搞钱币投资”。经家人一再劝说,孙林终于收手。

从9月至11月4日,孙林仍时常接到杜某的“邀请来电”,让去公司一趟有事相谈,孙林知道对方还想骗他继续购买“藏品”,索性将手机设为静音不再理睬。

千元印尼盾值0.5元 谎称值300元

记者查询发现,北文雅轩公司于2016年6月22日注册,经营范围为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技术推广服务、销售工艺品、日用品、文具用品。并不包括销售“钱币”、“纪念币”。

今年9月,该公司被工商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其登记的住所地址为“朝阳区东坝乡东晓景产业园205号1163”,实际场所是在大望路SOHO现代城。

9月7日,记者联系上北文雅轩公司员工杜某,对方称“为回馈老客户,可来店领取价值300元的礼品,有四种可选”。

随后,杜某给记者发来短信,包括领取码及公司地址。7日下午,记者来到北文雅轩公司,店内音乐声音很大,一处玻璃展台里放置各种纪念币纪念钞,展台上摊开着一册“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五套人民币同号钞珍藏册”,珍藏册看上去有些破旧,中间连接处已经松散。店内除记者外还有三名老人,各自有工作人员陪同。

当记者询问有哪四种礼品可选时,对方称只有一种。随后为记者拿来一张1000元面值的印尼盾,称其价值300元。事实上1000元印尼盾兑换成人民币仅为0.5元左右。

该工作人员自称公司是央行旗下的货币发行机构,总部在香港,目前这家店已经是第二家分公司。为庆祝新公司成立,特意和中国移动、联通合作,选取了一部分老的号段,进行礼品发放。而记者所使用的手机号只注册了四个月。

该工作人员随后向记者介绍店内的多款纪念币,以第四版同号钞为例,对方称这套纪念钞共有5000册,市场价3880元,目前还未正式发行,但由于该公司是央行旗下的货币发行机构,可以提前发行,记者只需花2080元便能购买,等到一年半以后,公司会组织拍卖,“到时候增值最少70%,我们只会收取10%的服务费。”

当天记者离开后,该公司两名工作人员多次打来电话,称可以到店内看看有没有心仪的收藏品。

9月20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北文雅轩公司想买一套“高档”纪念币,一名王姓男子向记者推荐了一套“两岸四地纪念钞”,正是孙林所购买的“十全十美”纪念钞。

记者发现,这家公司引诱老年人上门的主要方式是打电话称“有礼品送”。对于新顾客,对方并不会售卖价值高昂的钱币,称值钱的只有成为老客户才有资格购买。

30万元纪念币实际价格仅2万

据记者调查,这些卖价动辄成千上万元的纪念币实际价值并不高,多不具备升值空间。

9月10日,马甸邮币卡市场内多名店主在看过孙林所购买的各种纪念币后,表示这些纪念币价格并不高。

潘力在此经营纪念币交易已有十余年,他一见到记者带着纪念币前来问价,就说:“是不是从大望路那边的文化公司买的,许给你一年半以后能收回,到时候价格翻倍?”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潘力说,北京很多所谓的“收藏品公司”,都是从马甸邮币卡市场收购大量低价纪念币,进行包装后再以高价卖给老年人。

潘力对孙林花30多万购买的各类纪念币、钱币进行一番估价得出的结论是,价值在1.9万到2万元左右。“这些钱币都是真的,不值钱也是真的。”潘力说。

其中,北文雅轩公司售价5000元一套的“十全十美”,市场价为550元左右;售价4680元的整版一美元纪念钞市场价为400元左右;售价7580元的整版两美元纪念钞在600元左右,售价43800元一套的中乌建交20周年纪念币,市场价在2000元左右。

至于32800元一套的错版钞,“就是纯骗人的,根本没有错版钞这个说法。”潘力说。

马甸邮币卡市场多位摊主还表示,这些文化公司也会来订购册子和收藏证书。类似第四套人民币同号珍藏册子价值20元,册子和证书上的售价可以按需求更改。

河南收藏家协会副秘书长、河南钱币专业委员会会长袁银龙在鉴定过孙林所购买的纪念币后告诉记者,这些钱确实是真的,但价值不高。真正搞收藏的人也不会购买外币,行业内称这些为“外币垃圾”。

“像他们(北文雅轩公司)这种卖法就是为了赚钱。”袁银龙说,孙林所购买纪念币的实际价值,还是要遵循当地的纪念币市场价格,但从这些公司的开价来看,明显是“忽悠人”。他还提醒一般人购买收蔵品时不要慌着掏钱,应详细了解比对之后再购买。

“错版币”实为旧版第五套人民币

多名购买钱币的老人表示,之所以花大价钱购买这些“藏品”,也是听信了对方公司为央行旗下机构的说法。另外则是相信一年或一年半以后可以通过拍卖获取更多利益。

9月20日下午,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目前央行旗下的货币发行机构,只有北京康银阁钱币有限责任公司,其余打着央行旗号的公司,都是骗人的。

对于北文雅轩公司推出的“错版钞”,该工作人员表示,这套所谓的“错版”相比于现在流通的货币,背面左下角的数字后面没有“yuan”字拼音,这是正常现象,“在数字后面加‘yuan’,2005年以后才有,以前的货币上都没有。”

袁银龙说,错版币是指在设计中,文字或者图案在印刷成品以后才发现是错误的。1999年版的第五套人民币并不能因为少个“yuan”字拼音就成为错版币,这种“错版币”实际价值就等同于同等面值的货币,现在有人收藏这些,也都是出于人为炒作。

记者发现,北文雅轩公司售卖的“错版币”正是1999年版的第五套人民币,公司以“错版钞”形式,高价向老人兜售。

事实上,199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仍在流通,收藏界并不会买卖流通货币,还因为买卖流通人民币涉嫌违法。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永杰律师认为,该公司将低价纪念币高价出售给老人,有价格欺诈嫌疑。其出售第五套人民币的行为也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管理条例》相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管理条例》规定,禁止非法买卖流通人民币。纪念币的买卖,应当遵守中国人民银行的有关规定。装帧流通人民币和经营流通人民币,应当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

违反规定的,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和其他有关行政执法机关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和非法财物,并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3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1000元以上5万元以下的罚款。

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工作人员表示,由于现在做纪念币收藏的人太多,所以银行方面无力为个人进行鉴定工作,如果购买者感觉所买的纪念币被骗,应尽早报案,银行方面会配合执法部门进行鉴定。

对于北文雅轩公司有关拍卖的许诺,袁银龙认为这些价格低廉的钱币根本无资质上拍卖会。他说,目前这些普通钱币价格比较透明,市场上也可以购买,拍卖行不会进行拍卖。只有价值高,实际价值起码上万的珍贵钱币才能上拍卖行。

卖钱币文化公司扎堆现代城

在SOHO现代城,集中了多家像北文雅轩这样的公司。据记者走访,至少有十家卖钱币的收藏品公司,分布在B座的11层、25层,C座和D座的各层等。

每天上午将近9时到中午以及下午四五时,在B、C座中间的通道及前后广场上,多家收藏公司的员工或蹲在墙角、或站在路上,有些还搬了小马扎坐在广场边。

他们每人手里攥着一把礼品兑换券,记者上前想要领取,一名女子赶忙将兑换券捂住,摆摆手称:“年轻人不给。”

一旦有老年人走过去,他们就跟上去,将兑换券塞入老人手中。如果看到老年人有意愿领奖,他们还会把老年人带到楼上去。带人上去根据熟客生客不同,每带一人还有8元到10元的提成。

9月14日下午2时许,一位来现代城附近看望朋友的82岁老人蔺先生也被塞了五六张兑换券。随后,他去几家收藏品公司兑换了一些礼品,包括肥皂、洗面奶和一张纪念币。“上去就让我买这个买那个,起码上万。我一个月退休金才3000块钱,哪有钱买这些东西”。

一位王姓老人曾在SOHO现代城的北京燕文堂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经推销购买了第四套人民币同号珍藏册,花费2万元。随后他到邮币交易市场发现该珍藏册市场价400多元一套。意识到被骗后,王先生最终从这家公司退回1万元。

记者查询发现,这家公司也没有钱币交易资格,在8月份曾被媒体曝光以卖错版钞为名骗取一位老人100多万元。

9月15日,记者来到SOHO现代城C座9层的北京燕文堂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一名员工向记者推销一套第四套人民币同号珍藏册,价格为2080元,并称是首次购买优惠价,如一次性购买11套,公司在一年或一年半以后可以帮助拍卖。

记者提出要签订合同才能放心购买,该员工直言:“合同就是一张纸,公司没了你拿着合同也没用。我们公司总部在香港,是有资质的,并且与央行合作。”

有购买过该公司钱币的顾客反映,他花27820元购买藏品,到2016年12月可以拍卖时,公司一再推托,称再买218000元的藏品才能拍卖,他买了之后对方又要求再买10万元藏品,不然手里的藏品只能烂掉。

据记者查询,北文雅轩公司与燕文堂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同一人,在此人名下,还有另外三家公司——北京亦采轩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天顺典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燕文嘉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分别在现代城B座1704、B座1209、D座1509。

从经营范围看,这5家公司均为“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不含演出);技术咨询;技术服务;销售工艺品、日用品、文具用品”。均不包括销售“钱币”“纪念币”。

朝阳工商分局工作人员表示,钱币不属于工艺品,这些公司只有经营工艺品资质,卖钱币属于超范围经营。

根据规定,超出核准登记的经营范围或者经营方式从事经营活动的,视其情节轻重,予以警告,没收非法所得,处以非法所得额3倍以下的罚款,但最高不超过3万元,没有非法所得的,处以1万元以下的罚款。

这5家公司中的三家成立于去年6月至7月间,分别是天顺典藏、燕文嘉和、北文雅轩公司。注册资本均为50万元。

燕文堂公司成立于2012年10月,注册资本为3万元。该公司去年11月因逾期未备案问题,被朝阳工商部门罚款1.9万元。

9月23日下午,北文雅轩公司工作人员韩某也称老板有5个公司,都是做钱币、纪念币买卖的,北文雅轩公司一个月销售纪念币的交易额可达3000万元。5家公司一个月的交易额过亿元。

11月4日中午,记者来到SOHO现代城,仍能看到大量收藏品公司工作人员在楼下向老年人分发礼品券。

在D座一家收藏品公司门口,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在送一名老人离开时还不停劝说,“大爷,您回去再多考虑考虑,投资我们这个肯定亏不了。”

《山寨收藏品为饵 诈骗90多名老人近500万》 精选六

多家收藏品公司以拍卖升值等说法引诱老年人进行巨额投资消费

时间:2017年08月20日 08:57:32 中财网

逼单磨单砸单如何榨干老年人

多家收藏品公司聚集现代城写字楼内 以拍卖升值等说法引诱老年人进行巨额投资消费



老人的购物车满载着各种“礼品”



培训笔记中的套磁话术和“要单秘籍”



对老年人所设计的这个财富游戏,一方面是收藏品公司通过逼单、磨单和砸单,榨干了老年人手里的最后一分钱;另一方面其产品包装更趋国际和时尚,营销策略和手段每天升级换代,更具诱惑力和隐蔽色彩。

媒体记者本周不断接到热线,反映大望路现代城有多家收藏品公司,围绕老年人展开收藏品推介。以一家普通店月收入60万元测算,年收入700万;以大望路现代城不低于15家店计算,年收入一个亿绝非天方夜谭,是骗子们的神奇销售术浇灌了一棵棵有毒的发财树。

目击:青丝白发一对一攻关

通道:30人分布在通道和电梯

从一号线大望路地铁B口出来,一个中年人尤其是老年人,最可能收到一张礼品兑换券了。如果他或她心头一动,捏着纸条出门右拐,便会迅速卷入一场热闹的财富游戏。

根据网友提示,媒体记者如期遇到“好运”。出地铁,眼前是人头攒动的现代城,它分为A座、B座和C座,刚走到连接B座和C座的通道处,记者手里便被塞了10多张花花绿绿的兑换券。

一位身着格子衬衫、操着外地口音的妇女迎过来,询问记者是否有兴趣领取礼品;她不仅塞来纸条,还要执意带路前往A座一家公司。小纸条内容丰富,包括客户姓名、邀约人、联系电话、感兴趣的理财内容(包括钱币邮票等七大项)等。另一妇女也挤过来,称楼上还有一家,可以顺道去看看,同样有礼品赠送。

她们就是文化公司的“导购”了。据了解,他们每领来一位顾客,便会有提成;如果销售员谈成业务,还可能按比例进行二次提成。据观察,这群由中青年男女组成的“导购”队伍,大约30到50人。他们以B座和C座的通道为轴,以电梯和楼层为面,以十多家公司为点,或三五成群,或单独行动,手里攥着一沓纸条,不停地奔波、指点和引领各路好奇的投资人。

拖着购物车、拄着拐杖、步履蹒跚的老人们,都在同一时间,被“导购”介绍到各家公司。这些营销模式接近的、带有“茗、轩、阁、院”字样的收藏品公司,保守估计有10到20家。

大厅:不少于50人参加活动

从C座电梯上来,场面非常热闹。这家收藏品公司营业面积三百到五百平方米。

前台灯光熠熠,门口有接待人员迎客,顾客要排队登记拿号,才能被安排见到投资顾问。公司大厅的装修装饰透着书香典雅和时尚气派,大理石铺地,落地窗通透,墙上挂着山水画,展台摆着瓷器,电视播放着山水大师的介绍,桌上摆着成沓的纪念钞或者宣传册。

粗略统计,不少于百人在大厅活动,投资人和销售员各占一半,每张圆桌旁都是一位老人,一位销售。

投资者是清一色的银发老人,投资顾问是清一色的帅哥美女。之前拖着购物车的老人,成了收藏品公司的座上宾。从双方的动作和表情中可以看出,不少人都是老相识。有银发老人问长问短、帅哥美女微笑作答的,有老人与投资顾问互相拍着肩膀站立交流的,也有投资顾问嗔怪甚至呵斥投资者的,有拖着购物车排队领取奖品的,有不少填写会员表格的,还有一些正在POS机上刷卡的。

测算:一家店月收入最少60万

这些以“茗、轩、阁、院”命名的文化公司或收藏品公司,大多以收藏品为主,其中多以第4套人民币为引子,以港澳地区发行的纪念钞为主,展开销售攻势。公司规模大多在二三十人,型男秀女口若悬河,满口的财富故事。记者最初进入的那一家收藏公司,算是这其中规模最大的。

据记者估算,以每家店20人的规模计算,如果每人每天出单1000元(实际少则几千多则数万),一家店最保守估计月收入60万元,年收入700万;以大望路现代城不低于15家店计算,年收入超过一个亿绝非天方夜谭。

不少老人是客服通过固定电话招揽来的,客服电话也有固定程序,一般理由是公司搞活动,可以进行藏品鉴定,重点是有礼品赠送。老人到场之后,最常见的是聊家常,摸清老人底细,有钱、缺少关爱则“关怀备至”。记者注意到,这些老人有从海淀香山附近过来的,有从丰台西客站一带过来的,也有从朝阳酒仙桥过来的。

首先是收取会员费。如果老人有藏品,销售便表示,公司代为拍卖并收取“手续费”,同时办理交易卡,费用从千元到数万不等。如果想投资,公司便鼓励购买其产品,再办理价格不等的会员卡,从普通卡、金卡到VIP卡。

见记者对会员卡挺感兴趣,一家公司的男主管热情介绍,会员卡分为1280元和3888元两档。“1280元办张会员卡,我们送您一套纪念钞,原价1980元。您记住,这不是卖的。实话实说,我们就赚您的服务费,这本香港出的纪念钞,免费送给您了。”

销售:销售三招逼你掏钱

逼单磨单反复灌输

很多老人不知道这些“优秀”的销售都是演技在身,更不提防在这貌似亲热的交谈中,自己的职业、收入和兴趣包括投资经验早已泄露无疑。

据记者在调查中,经内行人指导,完整体验了一番前沿销售模式——要单,其中分为逼单、磨单和砸单。每个环节和每句话都有固定程序和经典句式,比如“要单三段论”:“我建议……听我的……必须听我的……”首先是逼单,“阿姨你留一套吧,我建议你买这款产品,特别适合你”。然后是磨单,反复灌输“买了挣大钱”的观念,直到老人思想开始动摇。最后是主管或者经理来砸单,通过送礼品或代金券,最终让老人把紧攥的卡刷掉。

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女销售,听说记者约有10多万闲钱,并不急于表态,先是询问:“以前投过资么,成绩怎样,您有什么投资意愿?”反复试探之后,她开始要单了,即推销一套公司连号纪念钞,这款投资品,一套价格56800元,她反复称,“每个号段都是独一无二。”逼单和磨单是同时开始的,见到记者犹豫,她便甩出一则财富故事。她以三年前一款产品为例,称投资者赢利翻了四五倍。

“您不会做不了主吧,你还需要同儿女商量么?”然后又说,“您提出产品是否真实,一看就知道是个行家。现在您可以用手机在百度上查产品,我来帮您查。”……虽然记者早有心理准备,但见到女销售磨单甚至砸单的做法,仍觉得难以招架。

砸单苦情戏说来就来

而在另一家公司,记者更是目睹了男销售与美女经理联手的砸单演技。

先是投资顾问费尽口舌介绍升值空间巨大的龙钞和鸡钞,两套4本,每本百张,两套成系列,一共9800元。眼见效果不显著,他便请出一袭黑衣的美女经理上场,喊了一天的女经理声音嘶哑,仍然大讲优惠力度,从积分刷藏品,到产品折扣,再到抵现金和换礼包。记者明白,这又是办理会员卡的套路,“新会员享受照顾,可以走我的绿色通道。之前要买50万产品才能办金卡,今天买5万产品就可以了”。

记者表示还想看看其他方面藏品,而站在记者身后一位刚刷完卡的老者,仍非常关心记者这单投资,还打听着其中有哪些自己不知道的优惠,便被男销售热情地拉去细聊。

这时,一位老者似乎准备离开,女销售送他到门口,精彩的表演开始了。女销售的嗓音又细又尖:“大爷,我们认识也不是一两天了,你怎么能这样呢?”老人还没来得及回应,大厅却想起女销售训斥的声音:“没想到你这么没有主见,你的事儿是让老伴做主,还是儿子做主啊?”陡然间剧情转折,女销售声音颤抖略带哽咽,“你说你不容易,那我容易么?一天到晚在这儿吼,还不是帮助你赚钱,你还不领情……”此时,她将情绪调整至缓和状:“你就说一句痛快话,今天能不能买吧?”

自述:“我见过一单刷了20万”

“外行人肯定想不到,在公司,谁要做成一单,业绩都会标示出来,完全透明;如果遇到难题,销售团队会集体攻关寻找突破口。销售最后一招是苦情戏,如果投资者不掏钱,女销售的脸上立刻梨花带雨,‘阿姨,您说我一个北漂容易吗,就差这一万元钱,我的业绩就达标了;我花了这么长时间,您还是铁石心肠,您就眼看着我被公司辞退么?’这样的套路,没有哪个心软的老人不会中招的。”一名应届女大学生介绍了她在现代城里的收藏公司培训课上的所见所闻。

据记者:“我是河北承德人,今年7月中旬,我在网上看到招聘,就去了大望路的一家公司。去之前没想那么多,培训一个星期,让我明白了真相。如果说赚钱,不是昧心钱又是什么?你说我是因为正义感也可以,这些花钱的都是老人,我从小是奶奶带大的,现在没能力在她眼前尽孝,但我的良心还没有被狗吃掉。你还可以上网搜索,类似的案例全国各地都有,很多地方直接将其称为诈骗。”

“我们公司25个人,公司一个客服,然后是销售、财务、主管、经理和店长。销售员都年轻,你可能看见了,多数在30岁以下,外地人居多,个别是北京郊区的。他们知道我是承德人,又是大学生,对我都不错,毕竟学历不错,长相也说得过去。”

“听说,发提成的时候特震撼,哈哈, 我没见到过。现金放在麻袋里,两个人抬着,提成,按照销售额的百分之十。 对,销售冠军要上台讲话,并且会晋升。业绩好的话,三个月升主管,再三个月升经理,直到开下一个分店,新店长从经理中选拔。员工底薪是3000元,薪酬靠提成,出单有奖励,不出单要罚。出了两三单,就算是老员工了。以培训我的公司为例,每个销售要有10个会员,如果成为会员,最少消费100元的产品。然后通过灌输长期价值,诱导他们不断消费,二次消费在千八百元轻松平常,两三万,十万八万,一两年下来,投个五六十万也不罕见,我在三天的培训中,见到刷过的最大一单是20万。”

“老板是个漂亮女人,有时开宝马,有时开路虎。不清楚是哪里人,听说老早卖过邮票、玉器什么的,在北京最少三套房子了,经常过来给我们吹吹牛,洗洗脑,都是讲她成功的案例啊。客户以市区为主,西城和朝阳居多,原因就一个,老人家境好,有钱!”

故事:投资者对前景充满期许

“60斤粮票月底就可以拍卖了”

在B座和C座连接处,记者注意到边走边聊的一对老年夫妇,妻子拿着一个平底锅在前(这是她在一家公司获得的赠品),丈夫推着塞满水果和蔬菜的购物车随后,他们正从C座领完赠品出来,又赶往B座的一家公司。在简短的对话中,记者得知,他们住在附近,妻子经常来这里,老伴是第二次来。老夫妻去年开始在获得赠品的这家公司进行投资,前后买过近4万的产品。此前他们收藏有60斤的地方粮票,最近销售员告诉他们,这些地方粮票,8月底就可以在公司的拍卖平台上拍卖了,老两口相当开心。

“投资赚到了再跟家里人说”

记者在采访中,见到一位胸前挂着玉坠的体面的中年女性,独自坐在一张椅子上,身边没有销售。

她面带笑意,平静地说,自己是一家公司文员,一个月前从现代城B座与C座的通道前经过时,被“导购”带到公司。第一次她花19800元,买了一块和田玉玺,对方告诉她,从长期投资角度看,是肯定有升值空间的;但也明确表示,公司有规定,不许向客人承诺具体数额,以免有诱导之嫌。问她是否办理会员卡时,她表示已经提出申请,还需要审查,暂时没拿到手呢。这次投资顾问请她来,是有新产品要介绍。她告诉记者说,“购买玉玺时,里面有一张收藏证书,也有防伪证明,没有合同,也没有发票。销售说了,公司的理念不是帮我卖产品,是提倡双方利益最大化,双方都要有诚意”。

她告诉记者,以前没有做过投资,经过投资顾问介绍,希望去做长线投资,产品不急于出手。她表示,因为没赚到钱,这件事还没跟家里人说。如果这笔生意成功了,就可以说了。她还认为这家公司资质不错的,“你看,电视里播放的山水大师的名画,还是蛮有说服力的。”

观察:骗子哪一天才能收手?

在近一周的调查中,记者了解到,现代城里这类人气爆棚的收藏品公司还有很多,这些收藏公司为何成了老年人血汗钱的大坑?

中国收藏家协会的工作人员告据记者,一些打电话邀请消费者前往领取收藏品的行为均属电信诈骗。

标价成千上万的收藏品,都附带有权威部门公章的收藏证书或防伪证书,但投资者是否征询过权威部门的意见,哪怕打个电话咨询一下再去投资呢,而不是仅仅听凭对方的一面之词。

心理研究专家认为,老年人心理有三大特点:首先接受信息时,往往缺乏批判精神,通常是别人说什么就相信什么。其次,老年人信息处理能力比较弱,特别是突然获取大量新信息的时候。再次,老年人特别希望在退休后花钱投资证明自己的能力,获得他人的赞许。而老年人的这种心理和行为,恰恰成为某些公司谋取不义之财的突破口。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这些销售对政策的通透把握、对市场风向的敏感、对行业知识的研究,以及他们察言观色的本领、专业化的销售策略和技巧,很难让外人尤其是老人发现破绽。在一家公司,见记者不买产品不买卡,一位女销售绵里藏针,不仅请记者删掉手机里的照片,连她们写过的纸条都不让带出门去。

在记者调查过程中,一些受骗老人上当报警的故事并非鲜见,然而这些公司仍然存在,有时就是换个招牌。它们为什么能够长期存在,还准备掏干多少老年人的血汗钱?

案例1:河南抓获“收藏诈骗团伙”

今年4月初,群众报案称郑州锦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在3月底突然关门。报警老人称:“我们在他们公司购买的纪念钱币、邮票和字画等产品到回购期了,来公司却找不到人了。”5月,郑州警方抓获诈骗团伙17名成员。

涉案公司自成立以来,雇用多名工作人员,采用电话推销、发放广告、赠送礼品等手段先吸引客户,并许诺对所购收藏品进行高价回购、高价拍卖等方式,享受短期高额溢价收益的手段欺骗诱导受害人购买“辉煌中国”、“绝版金钞”、“红邮盛典”等收藏品。

一年多里,上当受骗的群众就有153人,涉案金额达824万余元。其中有多人、数次上当受骗情况发生,比如60岁的孔女士,先后8次被诈骗70余万元。

案例2:秦皇岛发布收藏诈骗预警

今年3月,秦皇岛市居民王某接到某商家电话称可以低价进购藏品,待公司组办拍卖会时可以以底价2万元起拍。王某经不住诱惑,以3980元购买了一套青玉版《航天宝玺(龙凤双玺)》,为货到付款,之后商家无法联系,经鉴定所买的物品为低价工艺品。警方提示:不法分子利用人们热衷收藏的心理,虚构信息,以有巨额回报为诱饵,推销假冒仿制的收藏品,以此诈骗大量钱财。

□ .刘.慎.良  .北.京.青.年.报

《山寨收藏品为饵 诈骗90多名老人近500万》 精选七

在推销过程中,公司打着“央行旗下货币发行机构”的名义,打消老人疑虑,同时还许诺在一年或一年半以后会帮助老人将购买的纪念币进行拍卖,“收益翻番”。

多位老人反映,所谓安排拍卖只是幌子,以吸引老人不停地花钱购买更多纪念币。

朝阳工商部门表示,这些公司售卖纪念币属于超范围经营。

根据规定,超范围经营可处以非法所得额3倍以下的罚款,但最高不超过3万元。一家这样的公司员工自称每月销售钱币、纪念币的交易额可达3000万元。

老人被忽悠一年花30万买纪念币

65岁的孙林发现,之前花30多万购买“能升值”的各类钱币、纪念币,成了烫手山芋。这些曾珍藏于抽屉的“宝贝”,已成为他的“举报材料”。

这始于去年9月孙林接到的那个电话。

“您好,我们公司新开了一家公司,回馈老顾客,有礼品赠送,您过来领一下吧。”接到电话当天,孙林来到大望路SOHO现代城D座25层2512房的北京北文雅轩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文雅轩公司”)。

孙林说,一名杜姓员工给了他一枚纪念硬币,称“每次来都能领一枚,凑够一百枚是一套,可换取1000元现金”。

杜某拉住孙林介绍公司的各种“纪念币”。但孙林对这家看着有些简陋的公司并无太多信任,领了纪念品便离开了。

此后,孙林经常接到杜某的电话、短信,不仅是劝其再来公司领纪念币,还会嘘寒问暖,碰上孙林体不适,更是会叮嘱“好好休息,注意身体”。

去年10月,孙林第二次来到北文雅轩公司,又领取了一枚纪念硬币。杜某照例向孙林推销公司的各种纪念币,并向孙林许诺买了一年到一年半以后,公司会帮助孙林将这些纪念币进行拍卖。

平日对收藏和钱币并不了解的孙林,听信了杜某“纪念币一年后拍卖可升值”的话语,买下了两套第四套人民币,每套价格2080元。买卖没有出示任何合同或是证书,只是开了一张收据。

今年4月,在杜某“公司又出新纪念品”的电话邀约下,孙林再次来到北文雅轩公司。杜某向孙林推荐的是一整版一美元,“一版叫一根,有五十张1美元。这种升值空间很高,一年半以后参加拍卖,最少升值一倍。”

在公司热闹的音乐声中,杜某等人向他轮番推销。他感觉头昏脑胀,稀里糊涂购买了12根。

刷卡时,孙林才知道这“一根”整版一美元要4680元,12根即56160元。这个价格让孙林有些犹豫,杜某说,“先不要告诉家人,只要后面一拍卖升值了,家里人不会怪您的。”孙林照做了。

今年5月,孙林又两次在北文雅轩公司购买纪念币,其中花37900元购买了5根两美元的整版纪念钞,以及花5万元买下了10套“十全十美纪念钞大全套”。

所谓“十全十美”包括十张面值10元的港币,十张面值10元的澳门币,十张面值100元的新台币,还有一张面值50元的“建国50周年纪念钞”。

孙林曾问杜某何时能拍卖此前购买的纪念币,被告之想要公司帮助拍卖,必须买“十全十美”,算是“入门”产品。之后,为让公司早日帮自己拍卖,他又买下了两根“中乌建交20周年纪念币”,一套“错版币”,8根一美元纪念钞,两根朝鲜纪念币。

不到一年时间,孙林为了买这些“能升值”的纪念币和钱币,花掉了多年积攒的17万元养老钱,还向朋友借了13万元。

9月1日下午,儿子孙成发现父亲没有及时去幼儿园接孩子放学,追问之下,这才得知孙林又去了大望路“搞钱币投资”。经家人一再劝说,孙林终于收手。

从9月至11月4日,孙林仍时常接到杜某的“邀请来电”,让去公司一趟有事相谈,孙林知道对方还想骗他继续购买“藏品”,索性将手机设为静音不再理睬。

千元印尼盾值0.5元 谎称值300元

新京报记者查询发现,北文雅轩公司于2016年6月22日注册,经营范围为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技术推广服务、销售工艺品、日用品、文具用品。并不包括销售“钱币”、“纪念币”。

今年9月,该公司被工商部门列入“经营异常名录”,原因为“通过登记的住所或者经营场所无法联系”。其登记的住所地址为“朝阳区东坝乡东晓景产业园205号1163”,实际场所是在大望路SOHO现代城。

9月7日,新京报记者联系上北文雅轩公司员工杜某,对方称“为回馈老客户,可来店领取价值300元的礼品,有四种可选”。

随后,杜某给记者发来短信,包括领取码及公司地址。7日下午,记者来到北文雅轩公司,店内音乐声音很大,一处玻璃展台里放置各种纪念币纪念钞,展台上摊开着一册“中华人民共和国第五套人民币同号钞珍藏册”,珍藏册看上去有些破旧,中间连接处已经松散。店内除记者外还有三名老人,各自有工作人员陪同。

当记者询问有哪四种礼品可选时,对方称只有一种。随后为记者拿来一张1000元面值的印尼盾,称其价值300元。事实上1000元印尼盾兑换成人民币仅为0.5元左右。

该工作人员自称公司是央行旗下的货币发行机构,总部在香港,目前这家店已经是第二家分公司。为庆祝新公司成立,特意和中国移动、联通合作,选取了一部分老的号段,进行礼品发放。而记者所使用的手机号只注册了四个月。

该工作人员随后向记者介绍店内的多款纪念币,以第四版同号钞为例,对方称这套纪念钞共有5000册,市场价3880元,目前还未正式发行,但由于该公司是央行旗下的货币发行机构,可以提前发行,记者只需花2080元便能购买,等到一年半以后,公司会组织拍卖,“到时候增值最少70%,我们只会收取10%的服务费。”

当天记者离开后,该公司两名工作人员多次打来电话,称可以到店内看看有没有心仪的收藏品。

9月20日下午,记者再次来到北文雅轩公司想买一套“高档”纪念币,一名王姓男子向记者推荐了一套“两岸四地纪念钞”,正是孙林所购买的“十全十美”纪念钞。

记者发现,这家公司引诱老年人上门的主要方式是打电话称“有礼品送”。对于新顾客,对方并不会售卖价值高昂的钱币,称值钱的只有成为老客户才有资格购买。

30万元纪念币实际价格仅2万据新京报记者调查,这些卖价动辄成千上万元的纪念币实际价值并不高多不具备升值空间。

9月10日,马甸邮币卡市场内多名店主在看过孙林所购买的各种纪念币后,表示这些纪念币价格并不高潘力在此经营纪念币交易已有十余年,他一见到记者带着纪念币前来问价,就说:“是不是从大望路那边的文化公司买的,许给你一年半以后能收回,到时候价格翻倍?”

在得到肯定的答复后,潘力说,北京很多所谓的“收藏品公司”,都是从马甸邮币卡市场收购大量低价纪念币,进行包装后再以高价卖给老年人。

潘力对孙林花30多万购买的各类纪念币、钱币进行一番估价得出的结论是,价值在1.9万到2万元左右。“这些钱币都是真的,不值钱也是真的。”潘力说。

其中,北文雅轩公司售价5000元一套的“十全十美”,市场价为550元左右;售价4680元的整版一美元纪念钞市场价为400元左右;售价7580元的整版两美元纪念钞在600元左右,售价43800元一套的中乌建交20周年纪念币,市场价在2000元左右。

至于32800元一套的错版钞,“就是纯骗人的,根本没有错版钞这个说法。”潘力说。

马甸邮币卡市场多位摊主还表示,这些文化公司也会来订购册子和收藏证书。类似第四套人民币同号珍藏册子价值20元,册子和证书上的售价可以按需求更改。

河南收藏家协会副秘书长、河南钱币专业委员会会长袁银龙在鉴定过孙林所购买的纪念币后告诉记者,这些钱确实是真的,但价值不高。真正搞收藏的人也不会购买外币,行业内称这些为“外币垃圾”。

“像他们(北文雅轩公司)这种卖法就是为了赚钱。”袁银龙说,孙林所购买纪念币的实际价值,还是要遵循当地的纪念币市场价格,但从这些公司的开价来看,明显是“忽悠人”。他还提醒一般人购买收蔵品时不要慌着掏钱,应详细了解比对之后再购买。

“错版币”实为旧版第五套人民币

多名购买钱币的老人表示,之所以花大价钱购买这些“藏品”,也是听信了对方公司为央行旗下机构的说法。另外则是相信一年或一年半以后可以通过拍卖获取更多利益。

9月20日下午,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新京报记者,目前央行旗下的货币发行机构,只有北京康银阁钱币有限责任公司,其余打着央行旗号的公司,都是骗人的。

对于北文雅轩公司推出的“错版钞”,该工作人员表示,这套所谓的“错版”相比于现在流通的货币,背面左下角的数字后面没有“yuan”字拼音,这是正常现象,“在数字后面加‘yuan’,2005年以后才有,以前的货币上都没有。”

袁银龙说,错版币是指在设计中,文字或者图案在印刷成品以后才发现是错误的。1999年版的第五套人民币并不能因为少个“yuan”字拼音就成为错版币,这种“错版币”实际价值就等同于同等面值的货币,现在有人收藏这些,也都是出于人为炒作。

记者发现,北文雅轩公司售卖的“错版币”正是1999年版的第五套人民币,公司以“错版钞”形式,高价向老人兜售。

事实上,1999年版第五套人民币仍在流通,收藏界并不会买卖流通货币,还因为买卖流通人民币涉嫌违法。

北京泽永律师事务所主任王永杰律师认为,该公司将低价纪念币高价出售给老人,有价格欺诈嫌疑。其出售第五套人民币的行为也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管理条例》相关规定。

《中华人民共和国人民币管理条例》规定,禁止非法买卖流通人民币。纪念币的买卖,应当遵守中国人民银行的有关规定。装帧流通人民币和经营流通人民币,应当经中国人民银行批准。

违反规定的,由工商行政管理机关和其他有关行政执法机关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和非法财物,并处违法所得1倍以上3倍以下的罚款;没有违法所得的,处1000元以上5万元以下的罚款。

中国人民银行营业管理部工作人员表示,由于现在做纪念币收藏的人太多,所以银行方面无力为个人进行鉴定工作,如果购买者感觉所买的纪念币被骗,应尽早报案,银行方面会配合执法部门进行鉴定。

对于北文雅轩公司有关拍卖的许诺,袁银龙认为这些价格低廉的钱币根本无资质上拍卖会。他说,目前这些普通钱币价格比较透明,市场上也可以购买,拍卖行不会进行拍卖。只有价值高,实际价值起码上万的珍贵钱币才能上拍卖行。

卖钱币文化公司扎堆现代城

在SOHO现代城,集中了多家像北文雅轩这样的公司。据新京报记者走访,至少有十家卖钱币的收藏公司,分布在B座的11层、25层,C座和D座的各层等。

每天上午将近9时到中午以及下午四五时,在B、C座中间的通道及前后广场上,多家收藏公司的员工或蹲在墙角、或站在路上,有些还搬了小马扎坐在广场边。

他们每人手里攥着一把礼品兑换券,新京报记者上前想要领取,一名女子赶忙将兑换券捂住,摆摆手称:“年轻人不给。”

一旦有老年人走过去,他们就跟上去,将兑换券塞入老人手中。如果看到老年人有意愿领奖,他们会把老年人带到楼上去。带人上去根据熟客生客不同,每带一人还有8元到10元的提成。

9月14日下午2时许,一位来现代城附近看望朋友的82岁老人蔺先生也被塞了五六张兑换券。随后,他去几家收藏品公司兑换了一些礼品,包括肥皂、洗面奶和一张纪念币。“上去就让我买这个买那个,起码上万。我一个月退休金才3000块钱,哪有钱买这些东西”。

一位王姓老人曾在SOHO现代城的北京燕文堂文化发展有限公司经推销购买了第四套人民币同号珍藏册,花费2万元。随后他到邮币交易市场发现该珍藏册市场价400多元一套。意识到被骗后,王先生最终从这家公司退回1万元。

记者查询发现,这家公司也没有钱币交易资格,在8月份曾被媒体曝光以卖错版钞为名骗取一位老人100多万元。

9月15日,新京报记者来到SOHO现代城C座9层的北京燕文堂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一名员工向记者推销一套第四套人民币同号珍藏册,价格为2080元,并称是首次购买优惠价,如一次性购买11套,公司在一年或一年半以后可以帮助拍卖。

记者提出要签订合同才能放心购买,该员工直言:“合同就是一张纸,公司没了你拿着合同也没用。我们公司总部在香港,是有资质的,并且与央行合作。”

有购买过该公司钱币的顾客反映,他花27820元购买藏品,到2016年12月可以拍卖时,公司一再推托,称再买218000元的藏品才能拍卖,他买了之后对方又要求再买10万元藏品,不然手里的藏品只能烂掉。

据新京报记者查询,北文雅轩公司与燕文堂公司的法定代表人为同一人,在此人名下,还有另外三家公司——北京亦采轩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天顺典藏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北京燕文嘉和文化发展有限公司,分别在现代城B座1704、B座1209、D座1509。

从经营范围看,这5家公司均为“组织文化艺术交流活动(不含演出);技术咨询;技术服务;销售工艺品、日用品、文具用品”。均不包括销售“钱币”“纪念币”。

朝阳工商分局工作人员表示,钱币不属于工艺品,这些公司只有经营工艺品资质,卖钱币属于超范围经营。

根据规定,超出核准登记的经营范围或者经营方式从事经营活动的,视其情节轻重,予以警告,没收非法所得,处以非法所得额3倍以下的罚款,但最高不超过3万元,没有非法所得的,处以1万元以下的罚款。

这5家公司中的三家成立于去年6月至7月间,分别是天顺典藏、燕文嘉和、北文雅轩公司。注册资本均为50万元。

燕文堂公司成立于2012年10月,注册资本为3万元。该公司去年11月因逾期未备案问题,被朝阳工商部门罚款1.9万元。

9月23日下午,北文雅轩公司工作人员韩某也称老板有5个公司,都是做钱币、纪念币买卖的,北文雅轩公司一个月销售纪念币的交易额可达3000万元。5家公司一个月的交易额过亿元。

11月4日中午,记者来到SOHO现代城,仍能看到大量收藏品公司工作人员在楼下向老年人分发礼品券。

在D座一家收藏品公司门口,一名女性工作人员在送一名老人离开时还不停劝说,“大爷,您回去再多考虑考虑,投资我们这个肯定亏不了。”

在北京大望路SOHO现代城,一些打着卖纪念币、钱币名号的文化公司,将目标客源锁定在老人身上。

他们通过免费领取纪念品的方式,将老人哄到公司,再通过推销让老人花费成千上万元,购买一些低廉的纪念币甚至正在流通的货币。

《山寨收藏品为饵 诈骗90多名老人近500万》 精选八

逼单磨单砸单如何榨干老年人

多家收藏品公司聚集现代城写字楼内 以拍卖升值等说法引诱老年人进行巨额投资消费



对老年人所设计的这个财富游戏,一方面是收藏品公司通过逼单、磨单和砸单,榨干了老年人手里的最后一分钱;另一方面其产品包装更趋国际和时尚,营销策略和手段每天升级换代,更具诱惑力和隐蔽色彩。

北京青年报记者本周不断接到热线,反映大望路现代城有多家收藏品公司,围绕老年人展开收藏品推介。以一家普通店月收入60万元测算,年收入700万;以大望路现代城不低于15家店计算,年收入一个亿绝非天方夜谭,是骗子们的神奇销售术浇灌了一棵棵有毒的发财树。

目击:青丝白发一对一攻关

通道:30人分布在通道和电梯

从一号线大望路地铁B口出来,一个中年人尤其是老年人,最可能收到一张礼品兑换券了。如果他或她心头一动,捏着纸条出门右拐,便会迅速卷入一场热闹的财富游戏。

根据网友提示,北京青年报记者如期遇到“好运”。出地铁,眼前是人头攒动的现代城,它分为A座、B座和C座,刚走到连接B座和C座的通道处,记者手里便被塞了10多张花花绿绿的兑换券。

一位身着格子衬衫、操着外地口音的妇女迎过来,询问记者是否有兴趣领取礼品;她不仅塞来纸条,还要执意带路前往A座一家公司。小纸条内容丰富,包括客户姓名、邀约人、联系电话、感兴趣的理财内容(包括钱币邮票等七大项)等。另一妇女也挤过来,称楼上还有一家,可以顺道去看看,同样有礼品赠送。

她们就是文化公司的“导购”了。据了解,他们每领来一位顾客,便会有提成;如果销售员谈成业务,还可能按比例进行二次提成。据观察,这群由中青年男女组成的“导购”队伍,大约30到50人。他们以B座和C座的通道为轴,以电梯和楼层为面,以十多家公司为点,或三五成群,或单独行动,手里攥着一沓纸条,不停地奔波、指点和引领各路好奇的投资人。

拖着购物车、拄着拐杖、步履蹒跚的老人们,都在同一时间,被“导购”介绍到各家公司。这些营销模式接近的、带有“茗、轩、阁、院”字样的收藏品公司,保守估计有10到20家。



老人的购物车满载着各种“礼品”

大厅:不少于50人参加活动

从C座电梯上来,场面非常热闹。这家收藏品公司营业面积三百到五百平方米。

前台灯光熠熠,门口有接待人员迎客,顾客要排队登记拿号,才能被安排见到投资顾问。公司大厅的装修装饰透着书香典雅和时尚气派,大理石铺地,落地窗通透,墙上挂着山水画,展台摆着瓷器,电视播放着山水大师的介绍,桌上摆着成沓的纪念钞或者宣传册。

粗略统计,不少于百人在大厅活动,投资人和销售员各占一半,每张圆桌旁都是一位老人,一位销售。

投资者是清一色的银发老人,投资顾问是清一色的帅哥美女。之前拖着购物车的老人,成了收藏品公司的座上宾。从双方的动作和表情中可以看出,不少人都是老相识。有银发老人问长问短、帅哥美女微笑作答的,有老人与投资顾问互相拍着肩膀站立交流的,也有投资顾问嗔怪甚至呵斥投资者的,有拖着购物车排队领取奖品的,有不少填写会员表格的,还有一些正在POS机上刷卡的。

测算:一家店月收入最少60万

这些以“茗、轩、阁、院”命名的文化公司或收藏品公司,大多以收藏品为主,其中多以第4套人民币为引子,以港澳地区发行的纪念钞为主,展开销售攻势。公司规模大多在二三十人,型男秀女口若悬河,满口的财富故事。记者最初进入的那一家收藏公司,算是这其中规模最大的。

据北青报记者估算,以每家店20人的规模计算,如果每人每天出单1000元(实际少则几千多则数万),一家店最保守估计月收入60万元,年收入700万;以大望路现代城不低于15家店计算,年收入超过一个亿绝非天方夜谭。

不少老人是客服通过固定电话招揽来的,客服电话也有固定程序,一般理由是公司搞活动,可以进行藏品鉴定,重点是有礼品赠送。老人到场之后,最常见的是聊家常,摸清老人底细,有钱、缺少关爱则“关怀备至”。记者注意到,这些老人有从海淀香山附近过来的,有从丰台西客站一带过来的,也有从朝阳酒仙桥过来的。

首先是收取会员费。如果老人有藏品,销售便表示,公司代为拍卖并收取“手续费”,同时办理交易卡,费用从千元到数万不等。如果想投资,公司便鼓励购买其产品,再办理价格不等的会员卡,从普通卡、金卡到VIP卡。

见记者对会员卡挺感兴趣,一家公司的男主管热情介绍,会员卡分为1280元和3888元两档。“1280元办张会员卡,我们送您一套纪念钞,原价1980元。您记住,这不是卖的。实话实说,我们就赚您的服务费,这本香港出的纪念钞,免费送给您了。”

销售:销售三招逼你掏钱

逼单磨单反复灌输

很多老人不知道这些“优秀”的销售都是演技在身,更不提防在这貌似亲热的交谈中,自己的职业、收入和兴趣包括投资经验早已泄露无疑。

北青报记者在调查中,经内行人指导,完整体验了一番前沿销售模式——要单,其中分为逼单、磨单和砸单。每个环节和每句话都有固定程序和经典句式,比如“要单三段论”:“我建议……听我的……必须听我的……”首先是逼单,“阿姨你留一套吧,我建议你买这款产品,特别适合你”。然后是磨单,反复灌输“买了挣大钱”的观念,直到老人思想开始动摇。最后是主管或者经理来砸单,通过送礼品或代金券,最终让老人把紧攥的卡刷掉。

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女销售,听说记者约有10多万闲钱,并不急于表态,先是询问:“以前投过资么,成绩怎样,您有什么投资意愿?”反复试探之后,她开始要单了,即推销一套公司连号纪念钞,这款投资品,一套价格56800元,她反复称,“每个号段都是独一无二。”逼单和磨单是同时开始的,见到记者犹豫,她便甩出一则财富故事。她以三年前一款产品为例,称投资者赢利翻了四五倍。

“您不会做不了主吧,你还需要同儿女商量么?”然后又说,“您提出产品是否真实,一看就知道是个行家。现在您可以用手机在百度上查产品,我来帮您查。”……虽然记者早有心理准备,但见到女销售磨单甚至砸单的做法,仍觉得难以招架。

砸单苦情戏说来就来

而在另一家公司,记者更是目睹了男销售与美女经理联手的砸单演技。

先是投资顾问费尽口舌介绍升值空间巨大的龙钞和鸡钞,两套4本,每本百张,两套成系列,一共9800元。眼见效果不显著,他便请出一袭黑衣的美女经理上场,喊了一天的女经理声音嘶哑,仍然大讲优惠力度,从积分刷藏品,到产品折扣,再到抵现金和换礼包。记者明白,这又是办理会员卡的套路,“新会员享受照顾,可以走我的绿色通道。之前要买50万产品才能办金卡,今天买5万产品就可以了”。

记者表示还想看看其他方面藏品,而站在记者身后一位刚刷完卡的老者,仍非常关心记者这单投资,还打听着其中有哪些自己不知道的优惠,便被男销售热情地拉去细聊。

这时,一位老者似乎准备离开,女销售送他到门口,精彩的表演开始了。女销售的嗓音又细又尖:“大爷,我们认识也不是一两天了,你怎么能这样呢?”老人还没来得及回应,大厅却想起女销售训斥的声音:“没想到你这么没有主见,你的事儿是让老伴做主,还是儿子做主啊?”陡然间剧情转折,女销售声音颤抖略带哽咽,“你说你不容易,那我容易么?一天到晚在这儿吼,还不是帮助你赚钱,你还不领情……”此时,她将情绪调整至缓和状:“你就说一句痛快话,今天能不能买吧?”



培训笔记中的套磁话术和“要单秘籍”

自述:“我见过一单刷了20万”

“外行人肯定想不到,在公司,谁要做成一单,业绩都会标示出来,完全透明;如果遇到难题,销售团队会集体攻关寻找突破口。销售最后一招是苦情戏,如果投资者不掏钱,女销售的脸上立刻梨花带雨,‘阿姨,您说我一个北漂容易吗,就差这一万元钱,我的业绩就达标了;我花了这么长时间,您还是铁石心肠,您就眼看着我被公司辞退么?’这样的套路,没有哪个心软的老人不会中招的。”一名应届女大学生介绍了她在现代城里的收藏公司培训课上的所见所闻。

她告诉北青报记者:“我是河北承德人,今年7月中旬,我在网上看到招聘,就去了大望路的一家公司。去之前没想那么多,培训一个星期,让我明白了真相。如果说赚钱,不是昧心钱又是什么?你说我是因为正义感也可以,这些花钱的都是老人,我从小是奶奶带大的,现在没能力在她眼前尽孝,但我的良心还没有被狗吃掉。你还可以上网搜索,类似的案例全国各地都有,很多地方直接将其称为诈骗。”

“我们公司25个人,公司一个客服,然后是销售、财务、主管、经理和店长。销售员都年轻,你可能看见了,多数在30岁以下,外地人居多,个别是北京郊区的。他们知道我是承德人,又是大学生,对我都不错,毕竟学历不错,长相也说得过去。”

“听说,发提成的时候特震撼,哈哈, 我没见到过。现金放在麻袋里,两个人抬着,提成,按照销售额的百分之十。对,销售冠军要上台讲话,并且会晋升。业绩好的话,三个月升主管,再三个月升经理,直到开下一个分店,新店长从经理中选拔。员工底薪是3000元,薪酬靠提成,出单有奖励,不出单要罚。出了两三单,就算是老员工了。以培训我的公司为例,每个销售要有10个会员,如果成为会员,最少消费100元的产品。然后通过灌输长期价值,诱导他们不断消费,二次消费在千八百元轻松平常,两三万,十万八万,一两年下来,投个五六十万也不罕见,我在三天的培训中,见到刷过的最大一单是20万。”

“老板是个漂亮女人,有时开宝马,有时开路虎。不清楚是哪里人,听说老早卖过邮票、玉器什么的,在北京最少三套房子了,经常过来给我们吹吹牛,洗洗脑,都是讲她成功的案例啊。客户以市区为主,西城和朝阳居多,原因就一个,老人家境好,有钱!”

故事:投资者对前景充满期许

“60斤粮票月底就可以拍卖了”

在B座和C座连接处,记者注意到边走边聊的一对老年夫妇,妻子拿着一个平底锅在前(这是她在一家公司获得的赠品),丈夫推着塞满水果和蔬菜的购物车随后,他们正从C座领完赠品出来,又赶往B座的一家公司。在简短的对话中,记者得知,他们住在附近,妻子经常来这里,老伴是第二次来。老夫妻去年开始在获得赠品的这家公司进行投资,前后买过近4万的产品。此前他们收藏有60斤的地方粮票,最近销售员告诉他们,这些地方粮票,8月底就可以在公司的拍卖平台上拍卖了,老两口相当开心。

“投资赚到了再跟家里人说”

记者在采访中,见到一位胸前挂着玉坠的体面的中年女性,独自坐在一张椅子上,身边没有销售。

她面带笑意,平静地说,自己是一家公司文员,一个月前从现代城B座与C座的通道前经过时,被“导购”带到公司。第一次她花19800元,买了一块和田玉玺,对方告诉她,从长期投资角度看,是肯定有升值空间的;但也明确表示,公司有规定,不许向客人承诺具体数额,以免有诱导之嫌。问她是否办理会员卡时,她表示已经提出申请,还需要审查,暂时没拿到手呢。这次投资顾问请她来,是有新产品要介绍。她告诉记者说,“购买玉玺时,里面有一张收藏证书,也有防伪证明,没有合同,也没有发票。销售说了,公司的理念不是帮我卖产品,是提倡双方利益最大化,双方都要有诚意”。

她告诉记者,以前没有做过投资,经过投资顾问介绍,希望去做长线投资,产品不急于出手。她表示,因为没赚到钱,这件事还没跟家里人说。如果这笔生意成功了,就可以说了。她还认为这家公司资质不错的,“你看,电视里播放的山水大师的名画,还是蛮有说服力的。”

观察:骗子哪一天才能收手?

在近一周的调查中,记者了解到,现代城里这类人气爆棚的收藏品公司还有很多,这些收藏公司为何成了老年人血汗钱的大坑?

中国收藏家协会的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一些打电话邀请消费者前往领取收藏品的行为均属电信诈骗。

标价成千上万的收藏品,都附带有权威部门公章的收藏证书或防伪证书,但投资者是否征询过权威部门的意见,哪怕打个电话咨询一下再去投资呢,而不是仅仅听凭对方的一面之词。

心理研究专家认为,老年人心理有三大特点:首先接受信息时,往往缺乏批判精神,通常是别人说什么就相信什么。其次,老年人信息处理能力比较弱,特别是突然获取大量新信息的时候。再次,老年人特别希望在退休后花钱投资证明自己的能力,获得他人的赞许。而老年人的这种心理和行为,恰恰成为某些公司谋取不义之财的突破口。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这些销售对政策的通透把握、对市场风向的敏感、对行业知识的研究,以及他们察言观色的本领、专业化的销售策略和技巧,很难让外人尤其是老人发现破绽。在一家公司,见记者不买产品不买卡,一位女销售绵里藏针,不仅请记者删掉手机里的照片,连她们写过的纸条都不让带出门去。

在记者调查过程中,一些受骗老人上当报警的故事并非鲜见,然而这些公司仍然存在,有时就是换个招牌。它们为什么能够长期存在,还准备掏干多少老年人的血汗钱?

案例1:河南抓获“收藏诈骗团伙”

今年4月初,群众报案称郑州锦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在3月底突然关门。报警老人称:“我们在他们公司购买的纪念钱币、邮票和字画等产品到回购期了,来公司却找不到人了。”5月,郑州警方抓获诈骗团伙17名成员。

涉案公司自成立以来,雇用多名工作人员,采用电话推销、发放广告、赠送礼品等手段先吸引客户,并许诺对所购收藏品进行高价回购、高价拍卖等方式,享受短期高额溢价收益的手段欺骗诱导受害人购买“辉煌中国”、“绝版金钞”、“红邮盛典”等收藏品。

一年多里,上当受骗的群众就有153人,涉案金额达824万余元。其中有多人、数次上当受骗情况发生,比如60岁的孔女士,先后8次被诈骗70余万元。

案例2:秦皇岛发布收藏诈骗预警

今年3月,秦皇岛市居民王某接到某商家电话称可以低价进购藏品,待公司组办拍卖会时可以以底价2万元起拍。王某经不住诱惑,以3980元购买了一套青玉版《航天宝玺(龙凤双玺)》,为货到付款,之后商家无法联系,经鉴定所买的物品为低价工艺品。警方提示:不法分子利用人们热衷收藏的心理,虚构信息,以有巨额回报为诱饵,推销假冒仿制的收藏品,以此诈骗大量钱财。

靠谱众投 kp899.com:您放心的投资理财平台,即将起航!

《山寨收藏品为饵 诈骗90多名老人近500万》 精选九

逼单磨单砸单如何榨干老年人

多家收藏品公司聚集现代城写字楼内 以拍卖升值等说法引诱老年人进行巨额投资消费



对老年人所设计的这个财富游戏,一方面是收藏品公司通过逼单、磨单和砸单,榨干了老年人手里的最后一分钱;另一方面其产品包装更趋国际和时尚,营销策略和手段每天升级换代,更具诱惑力和隐蔽色彩。

北京青年报记者本周不断接到热线,反映大望路现代城有多家收藏品公司,围绕老年人展开收藏品推介。以一家普通店月收入60万元测算,年收入700万;以大望路现代城不低于15家店计算,年收入一个亿绝非天方夜谭,是骗子们的神奇销售术浇灌了一棵棵有毒的发财树。

目击:青丝白发一对一攻关

通道:30人分布在通道和电梯

从一号线大望路地铁B口出来,一个中年人尤其是老年人,最可能收到一张礼品兑换券了。如果他或她心头一动,捏着纸条出门右拐,便会迅速卷入一场热闹的财富游戏。

根据网友提示,北京青年报记者如期遇到“好运”。出地铁,眼前是人头攒动的现代城,它分为A座、B座和C座,刚走到连接B座和C座的通道处,记者手里便被塞了10多张花花绿绿的兑换券。

一位身着格子衬衫、操着外地口音的妇女迎过来,询问记者是否有兴趣领取礼品;她不仅塞来纸条,还要执意带路前往A座一家公司。小纸条内容丰富,包括客户姓名、邀约人、联系电话、感兴趣的理财内容(包括钱币邮票等七大项)等。另一妇女也挤过来,称楼上还有一家,可以顺道去看看,同样有礼品赠送。

她们就是文化公司的“导购”了。据了解,他们每领来一位顾客,便会有提成;如果销售员谈成业务,还可能按比例进行二次提成。据观察,这群由中青年男女组成的“导购”队伍,大约30到50人。他们以B座和C座的通道为轴,以电梯和楼层为面,以十多家公司为点,或三五成群,或单独行动,手里攥着一沓纸条,不停地奔波、指点和引领各路好奇的投资人。

拖着购物车、拄着拐杖、步履蹒跚的老人们,都在同一时间,被“导购”介绍到各家公司。这些营销模式接近的、带有“茗、轩、阁、院”字样的收藏品公司,保守估计有10到20家。



老人的购物车满载着各种“礼品”

大厅:不少于50人参加活动

从C座电梯上来,场面非常热闹。这家收藏品公司营业面积三百到五百平方米。

前台灯光熠熠,门口有接待人员迎客,顾客要排队登记拿号,才能被安排见到投资顾问。公司大厅的装修装饰透着书香典雅和时尚气派,大理石铺地,落地窗通透,墙上挂着山水画,展台摆着瓷器,电视播放着山水大师的介绍,桌上摆着成沓的纪念钞或者宣传册。

粗略统计,不少于百人在大厅活动,投资人和销售员各占一半,每张圆桌旁都是一位老人,一位销售。

投资者是清一色的银发老人,投资顾问是清一色的帅哥美女。之前拖着购物车的老人,成了收藏品公司的座上宾。从双方的动作和表情中可以看出,不少人都是老相识。有银发老人问长问短、帅哥美女微笑作答的,有老人与投资顾问互相拍着肩膀站立交流的,也有投资顾问嗔怪甚至呵斥投资者的,有拖着购物车排队领取奖品的,有不少填写会员表格的,还有一些正在POS机上刷卡的。

测算:一家店月收入最少60万

这些以“茗、轩、阁、院”命名的文化公司或收藏品公司,大多以收藏品为主,其中多以第4套人民币为引子,以港澳地区发行的纪念钞为主,展开销售攻势。公司规模大多在二三十人,型男秀女口若悬河,满口的财富故事。记者最初进入的那一家收藏公司,算是这其中规模最大的。

据北青报记者估算,以每家店20人的规模计算,如果每人每天出单1000元(实际少则几千多则数万),一家店最保守估计月收入60万元,年收入700万;以大望路现代城不低于15家店计算,年收入超过一个亿绝非天方夜谭。

不少老人是客服通过固定电话招揽来的,客服电话也有固定程序,一般理由是公司搞活动,可以进行藏品鉴定,重点是有礼品赠送。老人到场之后,最常见的是聊家常,摸清老人底细,有钱、缺少关爱则“关怀备至”。记者注意到,这些老人有从海淀香山附近过来的,有从丰台西客站一带过来的,也有从朝阳酒仙桥过来的。

首先是收取会员费。如果老人有藏品,销售便表示,公司代为拍卖并收取“手续费”,同时办理交易卡,费用从千元到数万不等。如果想投资,公司便鼓励购买其产品,再办理价格不等的会员卡,从普通卡、金卡到VIP卡。

见记者对会员卡挺感兴趣,一家公司的男主管热情介绍,会员卡分为1280元和3888元两档。“1280元办张会员卡,我们送您一套纪念钞,原价1980元。您记住,这不是卖的。实话实说,我们就赚您的服务费,这本香港出的纪念钞,免费送给您了。”

销售:销售三招逼你掏钱

逼单磨单反复灌输

很多老人不知道这些“优秀”的销售都是演技在身,更不提防在这貌似亲热的交谈中,自己的职业、收入和兴趣包括投资经验早已泄露无疑。

北青报记者在调查中,经内行人指导,完整体验了一番前沿销售模式——要单,其中分为逼单、磨单和砸单。每个环节和每句话都有固定程序和经典句式,比如“要单三段论”:“我建议……听我的……必须听我的……”首先是逼单,“阿姨你留一套吧,我建议你买这款产品,特别适合你”。然后是磨单,反复灌输“买了挣大钱”的观念,直到老人思想开始动摇。最后是主管或者经理来砸单,通过送礼品或代金券,最终让老人把紧攥的卡刷掉。

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女销售,听说记者约有10多万闲钱,并不急于表态,先是询问:“以前投过资么,成绩怎样,您有什么投资意愿?”反复试探之后,她开始要单了,即推销一套公司连号纪念钞,这款投资品,一套价格56800元,她反复称,“每个号段都是独一无二。”逼单和磨单是同时开始的,见到记者犹豫,她便甩出一则财富故事。她以三年前一款产品为例,称投资者赢利翻了四五倍。

“您不会做不了主吧,你还需要同儿女商量么?”然后又说,“您提出产品是否真实,一看就知道是个行家。现在您可以用手机在百度上查产品,我来帮您查。”……虽然记者早有心理准备,但见到女销售磨单甚至砸单的做法,仍觉得难以招架。

砸单苦情戏说来就来

而在另一家公司,记者更是目睹了男销售与美女经理联手的砸单演技。

先是投资顾问费尽口舌介绍升值空间巨大的龙钞和鸡钞,两套4本,每本百张,两套成系列,一共9800元。眼见效果不显著,他便请出一袭黑衣的美女经理上场,喊了一天的女经理声音嘶哑,仍然大讲优惠力度,从积分刷藏品,到产品折扣,再到抵现金和换礼包。记者明白,这又是办理会员卡的套路,“新会员享受照顾,可以走我的绿色通道。之前要买50万产品才能办金卡,今天买5万产品就可以了”。

记者表示还想看看其他方面藏品,而站在记者身后一位刚刷完卡的老者,仍非常关心记者这单投资,还打听着其中有哪些自己不知道的优惠,便被男销售热情地拉去细聊。

这时,一位老者似乎准备离开,女销售送他到门口,精彩的表演开始了。女销售的嗓音又细又尖:“大爷,我们认识也不是一两天了,你怎么能这样呢?”老人还没来得及回应,大厅却想起女销售训斥的声音:“没想到你这么没有主见,你的事儿是让老伴做主,还是儿子做主啊?”陡然间剧情转折,女销售声音颤抖略带哽咽,“你说你不容易,那我容易么?一天到晚在这儿吼,还不是帮助你赚钱,你还不领情……”此时,她将情绪调整至缓和状:“你就说一句痛快话,今天能不能买吧?”



培训笔记中的套磁话术和“要单秘籍”

自述:“我见过一单刷了20万”

“外行人肯定想不到,在公司,谁要做成一单,业绩都会标示出来,完全透明;如果遇到难题,销售团队会集体攻关寻找突破口。销售最后一招是苦情戏,如果投资者不掏钱,女销售的脸上立刻梨花带雨,‘阿姨,您说我一个北漂容易吗,就差这一万元钱,我的业绩就达标了;我花了这么长时间,您还是铁石心肠,您就眼看着我被公司辞退么?’这样的套路,没有哪个心软的老人不会中招的。”一名应届女大学生介绍了她在现代城里的收藏公司培训课上的所见所闻。

她告诉北青报记者:“我是河北承德人,今年7月中旬,我在网上看到招聘,就去了大望路的一家公司。去之前没想那么多,培训一个星期,让我明白了真相。如果说赚钱,不是昧心钱又是什么?你说我是因为正义感也可以,这些花钱的都是老人,我从小是奶奶带大的,现在没能力在她眼前尽孝,但我的良心还没有被狗吃掉。你还可以上网搜索,类似的案例全国各地都有,很多地方直接将其称为诈骗。”

“我们公司25个人,公司一个客服,然后是销售、财务、主管、经理和店长。销售员都年轻,你可能看见了,多数在30岁以下,外地人居多,个别是北京郊区的。他们知道我是承德人,又是大学生,对我都不错,毕竟学历不错,长相也说得过去。”

“听说,发提成的时候特震撼,哈哈, 我没见到过。现金放在麻袋里,两个人抬着,提成,按照销售额的百分之十。对,销售冠军要上台讲话,并且会晋升。业绩好的话,三个月升主管,再三个月升经理,直到开下一个分店,新店长从经理中选拔。员工底薪是3000元,薪酬靠提成,出单有奖励,不出单要罚。出了两三单,就算是老员工了。以培训我的公司为例,每个销售要有10个会员,如果成为会员,最少消费100元的产品。然后通过灌输长期价值,诱导他们不断消费,二次消费在千八百元轻松平常,两三万,十万八万,一两年下来,投个五六十万也不罕见,我在三天的培训中,见到刷过的最大一单是20万。”

“老板是个漂亮女人,有时开宝马,有时开路虎。不清楚是哪里人,听说老早卖过邮票、玉器什么的,在北京最少三套房子了,经常过来给我们吹吹牛,洗洗脑,都是讲她成功的案例啊。客户以市区为主,西城和朝阳居多,原因就一个,老人家境好,有钱!”

故事:投资者对前景充满期许

“60斤粮票月底就可以拍卖了”

在B座和C座连接处,记者注意到边走边聊的一对老年夫妇,妻子拿着一个平底锅在前(这是她在一家公司获得的赠品),丈夫推着塞满水果和蔬菜的购物车随后,他们正从C座领完赠品出来,又赶往B座的一家公司。在简短的对话中,记者得知,他们住在附近,妻子经常来这里,老伴是第二次来。老夫妻去年开始在获得赠品的这家公司进行投资,前后买过近4万的产品。此前他们收藏有60斤的地方粮票,最近销售员告诉他们,这些地方粮票,8月底就可以在公司的拍卖平台上拍卖了,老两口相当开心。

“投资赚到了再跟家里人说”

记者在采访中,见到一位胸前挂着玉坠的体面的中年女性,独自坐在一张椅子上,身边没有销售。

她面带笑意,平静地说,自己是一家公司文员,一个月前从现代城B座与C座的通道前经过时,被“导购”带到公司。第一次她花19800元,买了一块和田玉玺,对方告诉她,从长期投资角度看,是肯定有升值空间的;但也明确表示,公司有规定,不许向客人承诺具体数额,以免有诱导之嫌。问她是否办理会员卡时,她表示已经提出申请,还需要审查,暂时没拿到手呢。这次投资顾问请她来,是有新产品要介绍。她告诉记者说,“购买玉玺时,里面有一张收藏证书,也有防伪证明,没有合同,也没有发票。销售说了,公司的理念不是帮我卖产品,是提倡双方利益最大化,双方都要有诚意”。

她告诉记者,以前没有做过投资,经过投资顾问介绍,希望去做长线投资,产品不急于出手。她表示,因为没赚到钱,这件事还没跟家里人说。如果这笔生意成功了,就可以说了。她还认为这家公司资质不错的,“你看,电视里播放的山水大师的名画,还是蛮有说服力的。”

观察:骗子哪一天才能收手?

在近一周的调查中,记者了解到,现代城里这类人气爆棚的收藏品公司还有很多,这些收藏公司为何成了老年人血汗钱的大坑?

中国收藏家协会的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一些打电话邀请消费者前往领取收藏品的行为均属电信诈骗。

标价成千上万的收藏品,都附带有权威部门公章的收藏证书或防伪证书,但投资者是否征询过权威部门的意见,哪怕打个电话咨询一下再去投资呢,而不是仅仅听凭对方的一面之词。

心理研究专家认为,老年人心理有三大特点:首先接受信息时,往往缺乏批判精神,通常是别人说什么就相信什么。其次,老年人信息处理能力比较弱,特别是突然获取大量新信息的时候。再次,老年人特别希望在退休后花钱投资证明自己的能力,获得他人的赞许。而老年人的这种心理和行为,恰恰成为某些公司谋取不义之财的突破口。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这些销售对政策的通透把握、对市场风向的敏感、对行业知识的研究,以及他们察言观色的本领、专业化的销售策略和技巧,很难让外人尤其是老人发现破绽。在一家公司,见记者不买产品不买卡,一位女销售绵里藏针,不仅请记者删掉手机里的照片,连她们写过的纸条都不让带出门去。

在记者调查过程中,一些受骗老人上当报警的故事并非鲜见,然而这些公司仍然存在,有时就是换个招牌。它们为什么能够长期存在,还准备掏干多少老年人的血汗钱?

案例1:河南抓获“收藏诈骗团伙”

今年4月初,群众报案称郑州锦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在3月底突然关门。报警老人称:“我们在他们公司购买的纪念钱币、邮票和字画等产品到回购期了,来公司却找不到人了。”5月,郑州警方抓获诈骗团伙17名成员。

涉案公司自成立以来,雇用多名工作人员,采用电话推销、发放广告、赠送礼品等手段先吸引客户,并许诺对所购收藏品进行高价回购、高价拍卖等方式,享受短期高额溢价收益的手段欺骗诱导受害人购买“辉煌中国”、“绝版金钞”、“红邮盛典”等收藏品。

一年多里,上当受骗的群众就有153人,涉案金额达824万余元。其中有多人、数次上当受骗情况发生,比如60岁的孔女士,先后8次被诈骗70余万元。

案例2:秦皇岛发布收藏诈骗预警

今年3月,秦皇岛市居民王某接到某商家电话称可以低价进购藏品,待公司组办拍卖会时可以以底价2万元起拍。王某经不住诱惑,以3980元购买了一套青玉版《航天宝玺(龙凤双玺)》,为货到付款,之后商家无法联系,经鉴定所买的物品为低价工艺品。警方提示:不法分子利用人们热衷收藏的心理,虚构信息,以有巨额回报为诱饵,推销假冒仿制的收藏品,以此诈骗大量钱财。

靠谱众投 kp899.com:您放心的投资理财平台,即将起航!

《山寨收藏品为饵 诈骗90多名老人近500万》 精选十

逼单磨单砸单如何榨干老年人

多家收藏品公司聚集现代城写字楼内 以拍卖升值等说法引诱老年人进行巨额投资消费



对老年人所设计的这个财富游戏,一方面是收藏品公司通过逼单、磨单和砸单,榨干了老年人手里的最后一分钱;另一方面其产品包装更趋国际和时尚,营销策略和手段每天升级换代,更具诱惑力和隐蔽色彩。

北京青年报记者本周不断接到热线,反映大望路现代城有多家收藏品公司,围绕老年人展开收藏品推介。以一家普通店月收入60万元测算,年收入700万;以大望路现代城不低于15家店计算,年收入一个亿绝非天方夜谭,是骗子们的神奇销售术浇灌了一棵棵有毒的发财树。

目击:青丝白发一对一攻关

通道:30人分布在通道和电梯

从一号线大望路地铁B口出来,一个中年人尤其是老年人,最可能收到一张礼品兑换券了。如果他或她心头一动,捏着纸条出门右拐,便会迅速卷入一场热闹的财富游戏。

根据网友提示,北京青年报记者如期遇到“好运”。出地铁,眼前是人头攒动的现代城,它分为A座、B座和C座,刚走到连接B座和C座的通道处,记者手里便被塞了10多张花花绿绿的兑换券。

一位身着格子衬衫、操着外地口音的妇女迎过来,询问记者是否有兴趣领取礼品;她不仅塞来纸条,还要执意带路前往A座一家公司。小纸条内容丰富,包括客户姓名、邀约人、联系电话、感兴趣的理财内容(包括钱币邮票等七大项)等。另一妇女也挤过来,称楼上还有一家,可以顺道去看看,同样有礼品赠送。

她们就是文化公司的“导购”了。据了解,他们每领来一位顾客,便会有提成;如果销售员谈成业务,还可能按比例进行二次提成。据观察,这群由中青年男女组成的“导购”队伍,大约30到50人。他们以B座和C座的通道为轴,以电梯和楼层为面,以十多家公司为点,或三五成群,或单独行动,手里攥着一沓纸条,不停地奔波、指点和引领各路好奇的投资人。

拖着购物车、拄着拐杖、步履蹒跚的老人们,都在同一时间,被“导购”介绍到各家公司。这些营销模式接近的、带有“茗、轩、阁、院”字样的收藏品公司,保守估计有10到20家。



老人的购物车满载着各种“礼品”

大厅:不少于50人参加活动

从C座电梯上来,场面非常热闹。这家收藏品公司营业面积三百到五百平方米。

前台灯光熠熠,门口有接待人员迎客,顾客要排队登记拿号,才能被安排见到投资顾问。公司大厅的装修装饰透着书香典雅和时尚气派,大理石铺地,落地窗通透,墙上挂着山水画,展台摆着瓷器,电视播放着山水大师的介绍,桌上摆着成沓的纪念钞或者宣传册。

粗略统计,不少于百人在大厅活动,投资人和销售员各占一半,每张圆桌旁都是一位老人,一位销售。

投资者是清一色的银发老人,投资顾问是清一色的帅哥美女。之前拖着购物车的老人,成了收藏品公司的座上宾。从双方的动作和表情中可以看出,不少人都是老相识。有银发老人问长问短、帅哥美女微笑作答的,有老人与投资顾问互相拍着肩膀站立交流的,也有投资顾问嗔怪甚至呵斥投资者的,有拖着购物车排队领取奖品的,有不少填写会员表格的,还有一些正在POS机上刷卡的。

测算:一家店月收入最少60万

这些以“茗、轩、阁、院”命名的文化公司或收藏品公司,大多以收藏品为主,其中多以第4套人民币为引子,以港澳地区发行的纪念钞为主,展开销售攻势。公司规模大多在二三十人,型男秀女口若悬河,满口的财富故事。记者最初进入的那一家收藏公司,算是这其中规模最大的。

据北青报记者估算,以每家店20人的规模计算,如果每人每天出单1000元(实际少则几千多则数万),一家店最保守估计月收入60万元,年收入700万;以大望路现代城不低于15家店计算,年收入超过一个亿绝非天方夜谭。

不少老人是客服通过固定电话招揽来的,客服电话也有固定程序,一般理由是公司搞活动,可以进行藏品鉴定,重点是有礼品赠送。老人到场之后,最常见的是聊家常,摸清老人底细,有钱、缺少关爱则“关怀备至”。记者注意到,这些老人有从海淀香山附近过来的,有从丰台西客站一带过来的,也有从朝阳酒仙桥过来的。

首先是收取会员费。如果老人有藏品,销售便表示,公司代为拍卖并收取“手续费”,同时办理交易卡,费用从千元到数万不等。如果想投资,公司便鼓励购买其产品,再办理价格不等的会员卡,从普通卡、金卡到VIP卡。

见记者对会员卡挺感兴趣,一家公司的男主管热情介绍,会员卡分为1280元和3888元两档。“1280元办张会员卡,我们送您一套纪念钞,原价1980元。您记住,这不是卖的。实话实说,我们就赚您的服务费,这本香港出的纪念钞,免费送给您了。”

销售:销售三招逼你掏钱

逼单磨单反复灌输

很多老人不知道这些“优秀”的销售都是演技在身,更不提防在这貌似亲热的交谈中,自己的职业、收入和兴趣包括投资经验早已泄露无疑。

北青报记者在调查中,经内行人指导,完整体验了一番前沿销售模式——要单,其中分为逼单、磨单和砸单。每个环节和每句话都有固定程序和经典句式,比如“要单三段论”:“我建议……听我的……必须听我的……”首先是逼单,“阿姨你留一套吧,我建议你买这款产品,特别适合你”。然后是磨单,反复灌输“买了挣大钱”的观念,直到老人思想开始动摇。最后是主管或者经理来砸单,通过送礼品或代金券,最终让老人把紧攥的卡刷掉。

一个梳着马尾辫的女销售,听说记者约有10多万闲钱,并不急于表态,先是询问:“以前投过资么,成绩怎样,您有什么投资意愿?”反复试探之后,她开始要单了,即推销一套公司连号纪念钞,这款投资品,一套价格56800元,她反复称,“每个号段都是独一无二。”逼单和磨单是同时开始的,见到记者犹豫,她便甩出一则财富故事。她以三年前一款产品为例,称投资者赢利翻了四五倍。

“您不会做不了主吧,你还需要同儿女商量么?”然后又说,“您提出产品是否真实,一看就知道是个行家。现在您可以用手机在百度上查产品,我来帮您查。”……虽然记者早有心理准备,但见到女销售磨单甚至砸单的做法,仍觉得难以招架。

砸单苦情戏说来就来

而在另一家公司,记者更是目睹了男销售与美女经理联手的砸单演技。

先是投资顾问费尽口舌介绍升值空间巨大的龙钞和鸡钞,两套4本,每本百张,两套成系列,一共9800元。眼见效果不显著,他便请出一袭黑衣的美女经理上场,喊了一天的女经理声音嘶哑,仍然大讲优惠力度,从积分刷藏品,到产品折扣,再到抵现金和换礼包。记者明白,这又是办理会员卡的套路,“新会员享受照顾,可以走我的绿色通道。之前要买50万产品才能办金卡,今天买5万产品就可以了”。

记者表示还想看看其他方面藏品,而站在记者身后一位刚刷完卡的老者,仍非常关心记者这单投资,还打听着其中有哪些自己不知道的优惠,便被男销售热情地拉去细聊。

这时,一位老者似乎准备离开,女销售送他到门口,精彩的表演开始了。女销售的嗓音又细又尖:“大爷,我们认识也不是一两天了,你怎么能这样呢?”老人还没来得及回应,大厅却想起女销售训斥的声音:“没想到你这么没有主见,你的事儿是让老伴做主,还是儿子做主啊?”陡然间剧情转折,女销售声音颤抖略带哽咽,“你说你不容易,那我容易么?一天到晚在这儿吼,还不是帮助你赚钱,你还不领情……”此时,她将情绪调整至缓和状:“你就说一句痛快话,今天能不能买吧?”

培训笔记中的套磁话术和“要单秘籍”

自述:“我见过一单刷了20万”

“外行人肯定想不到,在公司,谁要做成一单,业绩都会标示出来,完全透明;如果遇到难题,销售团队会集体攻关寻找突破口。销售最后一招是苦情戏,如果投资者不掏钱,女销售的脸上立刻梨花带雨,‘阿姨,您说我一个北漂容易吗,就差这一万元钱,我的业绩就达标了;我花了这么长时间,您还是铁石心肠,您就眼看着我被公司辞退么?’这样的套路,没有哪个心软的老人不会中招的。”一名应届女大学生介绍了她在现代城里的收藏公司培训课上的所见所闻。

她告诉北青报记者:“我是河北承德人,今年7月中旬,我在网上看到招聘,就去了大望路的一家公司。去之前没想那么多,培训一个星期,让我明白了真相。如果说赚钱,不是昧心钱又是什么?你说我是因为正义感也可以,这些花钱的都是老人,我从小是奶奶带大的,现在没能力在她眼前尽孝,但我的良心还没有被狗吃掉。你还可以上网搜索,类似的案例全国各地都有,很多地方直接将其称为诈骗。”

“我们公司25个人,公司一个客服,然后是销售、财务、主管、经理和店长。销售员都年轻,你可能看见了,多数在30岁以下,外地人居多,个别是北京郊区的。他们知道我是承德人,又是大学生,对我都不错,毕竟学历不错,长相也说得过去。”

“听说,发提成的时候特震撼,哈哈, 我没见到过。现金放在麻袋里,两个人抬着,提成,按照销售额的百分之十。对,销售冠军要上台讲话,并且会晋升。业绩好的话,三个月升主管,再三个月升经理,直到开下一个分店,新店长从经理中选拔。员工底薪是3000元,薪酬靠提成,出单有奖励,不出单要罚。出了两三单,就算是老员工了。以培训我的公司为例,每个销售要有10个会员,如果成为会员,最少消费100元的产品。然后通过灌输长期价值,诱导他们不断消费,二次消费在千八百元轻松平常,两三万,十万八万,一两年下来,投个五六十万也不罕见,我在三天的培训中,见到刷过的最大一单是20万。”

“老板是个漂亮女人,有时开宝马,有时开路虎。不清楚是哪里人,听说老早卖过邮票、玉器什么的,在北京最少三套房子了,经常过来给我们吹吹牛,洗洗脑,都是讲她成功的案例啊。客户以市区为主,西城和朝阳居多,原因就一个,老人家境好,有钱!”

故事:投资者对前景充满期许

“60斤粮票月底就可以拍卖了”

在B座和C座连接处,记者注意到边走边聊的一对老年夫妇,妻子拿着一个平底锅在前(这是她在一家公司获得的赠品),丈夫推着塞满水果和蔬菜的购物车随后,他们正从C座领完赠品出来,又赶往B座的一家公司。在简短的对话中,记者得知,他们住在附近,妻子经常来这里,老伴是第二次来。老夫妻去年开始在获得赠品的这家公司进行投资,前后买过近4万的产品。此前他们收藏有60斤的地方粮票,最近销售员告诉他们,这些地方粮票,8月底就可以在公司的拍卖平台上拍卖了,老两口相当开心。

“投资赚到了再跟家里人说”

记者在采访中,见到一位胸前挂着玉坠的体面的中年女性,独自坐在一张椅子上,身边没有销售。

她面带笑意,平静地说,自己是一家公司文员,一个月前从现代城B座与C座的通道前经过时,被“导购”带到公司。第一次她花19800元,买了一块和田玉玺,对方告诉她,从长期投资角度看,是肯定有升值空间的;但也明确表示,公司有规定,不许向客人承诺具体数额,以免有诱导之嫌。问她是否办理会员卡时,她表示已经提出申请,还需要审查,暂时没拿到手呢。这次投资顾问请她来,是有新产品要介绍。她告诉记者说,“购买玉玺时,里面有一张收藏证书,也有防伪证明,没有合同,也没有发票。销售说了,公司的理念不是帮我卖产品,是提倡双方利益最大化,双方都要有诚意”。

她告诉记者,以前没有做过投资,经过投资顾问介绍,希望去做长线投资,产品不急于出手。她表示,因为没赚到钱,这件事还没跟家里人说。如果这笔生意成功了,就可以说了。她还认为这家公司资质不错的,“你看,电视里播放的山水大师的名画,还是蛮有说服力的。”

观察:骗子哪一天才能收手?

在近一周的调查中,记者了解到,现代城里这类人气爆棚的收藏品公司还有很多,这些收藏公司为何成了老年人血汗钱的大坑?

中国收藏家协会的工作人员告诉北青报记者,一些打电话邀请消费者前往领取收藏品的行为均属电信诈骗。

标价成千上万的收藏品,都附带有权威部门公章的收藏证书或防伪证书,但投资者是否征询过权威部门的意见,哪怕打个电话咨询一下再去投资呢,而不是仅仅听凭对方的一面之词。

心理研究专家认为,老年人心理有三大特点:首先接受信息时,往往缺乏批判精神,通常是别人说什么就相信什么。其次,老年人信息处理能力比较弱,特别是突然获取大量新信息的时候。再次,老年人特别希望在退休后花钱投资证明自己的能力,获得他人的赞许。而老年人的这种心理和行为,恰恰成为某些公司谋取不义之财的突破口。

在采访中记者发现,这些销售对政策的通透把握、对市场风向的敏感、对行业知识的研究,以及他们察言观色的本领、专业化的销售策略和技巧,很难让外人尤其是老人发现破绽。在一家公司,见记者不买产品不买卡,一位女销售绵里藏针,不仅请记者删掉手机里的照片,连她们写过的纸条都不让带出门去。

在记者调查过程中,一些受骗老人上当报警的故事并非鲜见,然而这些公司仍然存在,有时就是换个招牌。它们为什么能够长期存在,还准备掏干多少老年人的血汗钱?

案例1:河南抓获“收藏诈骗团伙”

今年4月初,群众报案称郑州锦藏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在3月底突然关门。报警老人称:“我们在他们公司购买的纪念钱币、邮票和字画等产品到回购期了,来公司却找不到人了。”5月,郑州警方抓获诈骗团伙17名成员。

涉案公司自成立以来,雇用多名工作人员,采用电话推销、发放广告、赠送礼品等手段先吸引客户,并许诺对所购收藏品进行高价回购、高价拍卖等方式,享受短期高额溢价收益的手段欺骗诱导受害人购买“辉煌中国”、“绝版金钞”、“红邮盛典”等收藏品。

一年多里,上当受骗的群众就有153人,涉案金额达824万余元。其中有多人、数次上当受骗情况发生,比如60岁的孔女士,先后8次被诈骗70余万元。

案例2:秦皇岛发布收藏诈骗预警

今年3月,秦皇岛市居民王某接到某商家电话称可以低价进购藏品,待公司组办拍卖会时可以以底价2万元起拍。王某经不住诱惑,以3980元购买了一套青玉版《航天宝玺(龙凤双玺)》,为货到付款,之后商家无法联系,经鉴定所买的物品为低价工艺品。警方提示:不法分子利用人们热衷收藏的心理,虚构信息,以有巨额回报为诱饵,推销假冒仿制的收藏品,以此诈骗大量钱财。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jinshizu.com/index.php/post/181.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91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