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修身养性恶人坟正文

赖小民被执行死刑,贪腐没有“免死金牌”

admin 恶人坟 2021-02-01 21:51:25 163 0

  

关注“金时族”微信订阅号:jinshizu 打开微信关注金时族,欢迎回家。

  新华社评论称,赖小民案受贿金额超过17亿元,创下新中国成立至今受贿案件涉案金额最高纪录。贪腐没有“免死金牌”,以身试法者,必将付出应有的代价

  文|《财经》记者 唐郡

  编辑|袁满

  2021年1月29日上午,经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依照法定程序对中国华融资产管理股份有限公司(下称中国华融)原董事长赖小民执行了死刑。

  新华社评论称,赖小民案受贿金额超过17亿元,创下新中国成立至今受贿案件涉案金额最高纪录。贪腐没有“免死金牌”,以身试法者,必将付出应有的代价。

  今年1月5日,天津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以受贿罪、贪污罪和重婚罪,判处赖小民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赖小民上诉后,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并报请最高人民法院核准。

  最高人民法院复核确认:赖小民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为他人谋取利益,利用职权和地位形成的便利条件,通过其他国家工作人员职务上的行为,为他人谋取不正当利益,索取、非法收受他人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7.88亿余元;赖小民身为国家工作人员,利用职务上的便利,非法占有公共财物共计人民币2513万余元;赖小民有配偶而长期与他人以夫妻名义共同生活。

  最高人民法院认为,赖小民的行为构成受贿罪、贪污罪和重婚罪,应数罪并罚。赖小民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影响特别恶劣,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罪行极其严重,依法应予严惩。赖小民虽有重大立功表现,但综合其所犯受贿罪的事实、性质、情节和对于社会的危害程度,不足以对其从宽处罚。本案第一审判决、第二审裁定认定的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定罪准确,量刑适当。审判程序合法。据此,最高人民法院核准天津市高级人民法院维持第一审对赖小民判处死刑的刑事裁定。

  赖小民伏法后,其案件一审审判长就死刑判决相关问题答记者问。据介绍,2016年4月18日,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贪污贿赂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4条进一步明确规定,受贿数额特别巨大,犯罪情节特别严重、社会影响特别恶劣、给国家和人民利益造成特别重大损失的,可以判处死刑。赖小民被判处死刑,是基于数额、情节、社会影响和损失四个方面的情况综合裁定。

  据《财经》记者了解,从1991年至2015年8月,在我国法院对省部级以上高官因受贿罪判处死刑的28起案件中,有4起被判处死刑立即执行,其余24起均被判处死缓。最近几年,仅2018年,山西省吕梁市人民政府原副市长张中生因受贿罪被判处死刑,其受贿金额为10.4亿元,远小于赖小民受贿金额。

  此外,审判长透露,赖小民案办案机关已查封扣押17亿余元赃款赃物,绝大部分赃款赃物已经查扣到案。判决生效后,涉案财物将上缴国库或者发还相关单位。不足部分继续追缴。

  根据此前判决结果,赖小民贪腐行为主要发生在任职中国华融期间。中国华融成立于1999年,是为对口接收处置工商银行不良贷款成立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2009年,赖小民由中国银监会调任中国华融,时值华融处置完工商银行剥离的6800亿元不良资产,面临十年存续期大限后何去何从的命运关口,公司连年亏损后,净资产只有156亿元。

  据央视反腐纪录片《国家监察》披露,赖小民激进经营,急速扩张,开设几十家子公司、分公司,迅速将华融发展成拥有银行、证券、信托、投资、期货、金融服务等全牌照的金融集团,严重偏离主业,甚至违背国家政策,参与一些明令禁止国有金融机构涉足的项目。截至赖小民落马(2018年4月)前夕,中国华融资产规模已膨胀至接近1.9万亿元。

  “他往上升的话肯定需要业绩,他不会考虑长期的风险会怎么样,只要你第一时间把规模给我做出来,把短期利润给我实现出来,至于这个项目三年、五年之后出现风险,他不管的。”华融国际原总经理白天辉坦言。为了追求短期利益,中国华融不得不将资金投入房地产、股票等相对高风险的项目。

  冒险追求政绩的同时,赖小民也不忘个人利益。在中国华融内部,有个人人皆知的“36局”。36是江西省行政区划代码,而赖小民正好是江西人,所谓“36局”指的就是赖小民的江西老乡圈。据悉,华融内部从管理层到食堂大厨,很多岗位他都安排了自己的老乡圈的人。中国华融内部,没有“36局”的关系很难获得职务升迁。对此,白天辉直言:“基本都是他的老乡。所以个人色彩很浓,并且他也不掩饰自己这种独断专横,很享受这种被人捧着,被人推崇的这种感觉。”

  赖小民落马后,银保监会第一时间全面改组华融公司领导班子,华融系三大核心公司中国华融(2799.HK)、华融金控(0993.HK)、华融投资股份(2277.HK)高管频繁换血。华融置业原董事长汪平华、华融国际控股原总经理白天辉、华融国际控股原副总经理郭金童、华融贵阳置业原副总经理赵子春、华融投资股份原董事长秦岭、华融系前高管杨弘炜、冉晓明等纷纷因涉案被查。

  赖小民落马叠加宏观经济去杠杆影响,赖小民时代激进扩张埋下的隐患逐渐开始暴露。据《财经》记者了解,仅2018年,中国华融旗下华融证券就踩雷了*ST保千、天润数娱、*ST天马、神雾集团、哈尔滨工大集团等知名问题公司,当年业绩大幅下滑。

  在监管推动下,包括中国华融在内的金融资产管理公司开始化险瘦身、回归救助性金融主业。据悉,银保监会以开展子公司清理整合为切入口,择机退出与主业协同效应不高、经营效益较差的金融持牌机构,推动华融、长城、东方、信达4家公司整合撤并56家子公司,其中境外8家,非金子公司资产规模缩减1884亿元。其中,华融公司列入清理的19家非金子公司中,已有2家清算注销、7家进入退出程序,同时还自行清理100多家附属机构。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发文指出,赖小民案集政治问题和经济问题交织、金融乱象和金融腐败叠加于一体,是弃守金融风险底线、以稀缺金融资源为筹码谋取私利的贪腐大案。赖小民伏法,是依法推进金融领域反腐、防范化解重大风险的典型案例。

  近年来,金融领域反腐持续深化。据《财经》记者不完全统计,2021年1月,至少7名金融系统高官接受审查或被处分,包括中国进出口银行业务条线风险巡回工作组组长冯增兵,山西银保监局二级巡视员杨庆和,原山西银监局党委书记、局长张安顺,原内蒙古银监局党委书记、局长薛纪宁,原内蒙古银监局副局长宋建基,原内蒙古银监局副局长陈志涛,国家开发银行湖北分行原副行长杨德高等。

  新华社评论指出,既要重拳惩治腐败,也要做好“后半篇文章”。赖小民被依法惩处,不能只流于“鼓掌叫好”,更要深挖其背后的警示与教训,要产生震慑、触及灵魂,堵塞漏洞、加强监管,为心存侥幸者敲响警钟,让反腐利剑永不蒙尘。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jinshizu.com/index.php/post/1440.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163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