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健康疾病正文

石家庄沦陷后,我深扒了河北最凶毒村

admin 疾病 2021-01-15 11:01:00 95 0

  

关注“金时族”微信订阅号:jinshizu 打开微信关注金时族,欢迎回家。

文 / 颜小乙

来源 / 颜小乙(ID:niduDJ)


01


今早看了一个视频,心里闷的难受。


石家庄疫情最严重的藁城增村镇要彻底消毒,因此,村民们举家迁移,集体撤离。



两万村民天不亮就动身,冒着寒风,拎着大包小包,拖着沉重的步伐,携家带口,



一天时间,就从几辈人生活的村里,全部搬走了。



若不是局势所迫,谁愿背井离乡?


源头尚未清晰,零号病人没找出来,国家有难,相邻有难,总不能只想着自己。



24小时内,石家庄新增本土确诊病例39例。


河北疫情爆发后,大部分患者都在此,一个靠近机场,不足60平方千米的村镇。



小县城作为疫情重灾区,已经成为石家庄病毒的培养皿,聚集传播的火药桶。


非常时期斩断传染链,全面消杀,刻不容缓。


其实,不仅是石家庄。


最近其他地方,也都出现了集中爆发的案例。


12小时内:


黑龙江省绥化市新增无症状感染者26例,均为望奎县惠七镇惠七村居民。



一天时间,绥化封城,小县城的老百姓们被堵在了家里;在外求学的学子,一夜之间也变成了无家可归的可怜人。


微博上有很多大学生哭诉,“眼前一黑,家乡检测出疫情,如今封城,回家彻底无望。”


我一个朋友,家东北的,一夜没睡,说去年因为疫情就没回家,没想到今年也回不去了。


她不可思议地说,太奇怪了。


怎么病毒连那么偏僻的小县城都不放过呢?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北京顺义区赵全营镇,一家7口集体感染,包含两个1岁,还有3岁的小朋友。


更惊人的是,这家人经营着一家幼儿托管所。


在确诊前,每天和大量的孩子近距离接触,一起吃饭、学习、午休,密切接触者高达432人。


不敢想,这些孩子的家长们,如今有多煎熬。


传染源是什么,现在还不得而知,咱们静待官方说法。


但你发现了么?


新冠肺炎在村庄内隐秘传播,人们却毫不知情,病毒四处流窜,直到疫情警报拉响,一个又一个病毒感染者浮出水面。


石家庄疫情,东北疫情,北京家庭聚集性疫情,


这次,基本都是在农村集中爆发。


那么,疫情为什么盯上了村庄?和农民过不去呢?


农村疫情,似乎被遗忘了。


然而我看了这些地方的流调,忍不住倒吸一口凉气。


农村正在成为病毒的突破口。


02


先说石家庄。


中国疾控中心副主任冯子健在1月5日的央视《新闻1+1》说,石家庄疫情源于境外输入,很可能是欧洲。


病毒从其他国家,传到中国一个封闭的小村庄,听起来似乎不可思议。


打开地图,这是一块广袤、辽阔的乡野,到处都是田埂、农田。



然而,确诊病例最多的小果庄村和刘家佐村,直线距离不足5公里的地方,便是机场。


离机场近,对境外输入的防控不够严格,也许是病毒从境外传至境内的原因。


又如何一传十,十传百,在村庄发酵,导致石家庄,一座1103万人口的特大城市陷入停摆呢?


原因一:

就诊不及时


其实,仅仅1月9日公布的46名病例中,石家庄就有7名患者去“买药”。


他们当中,有人咽痛、发热,骑车去药房买药,最终一家五口集体感染;


有人曾在不适后,去赶集、商场购物、饭店聚餐,回到家,跑去村里诊所买感冒药,


最后和村医一起确诊了新冠。


刘家佐村一个爷爷。


一开始,他以为自己只是感冒了,在村里连续输液4天。


直到一周后,撑不住了,才赶到藁城区人民医院就诊。


结果一查,重症新冠肺炎。


上述行为轨迹,都隐藏着一条极其危险的病毒传播链:


患者出现症状,怕麻烦,不去医院,去药店购药,那么购药行为就存在传播风险。


自行服药后症状暂时消失,又会使他们潜藏在普通人群中,难以被发现。



农村像这样的人有很多。


年纪大了,身子弱,容易病,病了也不想去医院,不重视,自己吃药,能忍就忍。


他们没有防范的意识,也不听劝。


最后成了病毒聚集传播的“火药桶”,一触即发。


原因二:

聚集


一位54岁大爷是如何从普通的农民,成为危在旦夕的患者?


来看他的魔幻18天。


他靠捡废品为生,村头废品站是他赚钱的地方。


12月24日,他拾了一沓废品,赚了点小钱,揣进兜里,美滋滋回家,宅了几天。


28日,隔壁村有人请吃喜宴,他骑上电动车,乐呵呵去了。


吃完喜酒,可恶的病毒也许已经传播,但他被蒙在鼓里,没察觉,30号开心地接小孙子放学。


几天后,另一家人请吃喜宴,他没拒绝,花间一壶酒,推杯换盏,又是一顿大快朵颐。


但这次他回去就病了,胸腔苦涩难忍,去村里诊所买了药,打算应付一下,结果吃完还是不舒服。


第二天,确诊新冠。


东北望奎51岁的中年男性,他的行踪轨迹也看的人心惊肉跳。



前段日子他参加了一场婚礼,人很多,飞沫传染,想想就危险。


但让他置入危险境地也将别人拉入硝烟的,


是第一场婚礼结束后,这位大哥和前段时间长春无症状感染者同乘一车,


没隔离,第二天他去参加了另一场婚礼,几天后,不消停,又跑去和朋友聚餐,四处溜达。


其实,如果你打开石家庄,以及东北绥化望奎确诊案例的所有流调信息,你会发现,类似的情况不绝如缕,


高频词都是「聚餐」、「宴席」。


而就在一次次婚礼、赶集、聚餐中,狡猾的病毒如火苗般逐渐蔓延大小村庄。


一个村影响一个县,一个县影响一座城,一座城影响一个省,最后整个国家疫情陷入危机状态。


原因三:

防控意识薄弱


去年,武汉,在疫情最紧要的关头,百步亭社区大办“万家宴”。



一边,是武汉疫情严重,每天有人确诊,住不进医院,躺在家中奄奄一息,无数生命还就诊便凋零。


医院也是一片水深火热,有人喝了一口水,下一秒就走了。


另一边,四万家庭为庆邻里和谐,摆出13986道菜品。


不戴口罩,无视病毒,在精致、奢侈的宴席中,庆贺这温情脉脉的一幕。


最终,因为这一场傲慢的百家宴,百步亭共87人确诊。


索尔仁尼琴说:


总盯着过去,你会瞎掉一只眼;然而忘掉历史,你会双目失明。


要回到从前吗?


即便疫情仍然凶猛,也阻挡不了人们扎堆聚集的习惯。


石家庄的最新流调,这几个关键词,我看完一阵唏嘘。



本页展示的6个患者,5个闲不住,村里活动不缺席,串门、打牌、办酒席。


疫情没结束,聚集却是农村的高频词。


这次的东北疫情,石家庄疫情,都告诉我们一件事,


因为大意,农村成了病毒的突破口。


让一座城市陷入停摆,只需要点燃一座小村庄的疫情。


病毒在本土引发燎原之势,也只需要一次不重视,一次聚餐,一次乱跑。


03


我有个同学,元旦跑了几场婚礼。


她说城里赴宴还好,见面的时候都戴着口罩,只是吃饭的时候摘下。


去农村吃喜酒,她戴着口罩反而成了异类,基本上没人戴了。


她不放心,事后扯着新娘问,你这样不怕出事啊。


新娘推她,笑说,农村没啥事,本来就没人戴,我们这边好着呢。


想起来去年过年的时候,我拉着奶奶视频,扯破嘴皮子,反复强调一定要戴口罩。


她不听劝。


反而怪我想太多,农村地广人稀,不出门,疫情上不了门。


其实,疫情防控最薄弱的地方就在农村。


农村疫情防控隐患层出不穷。


你不出村,不代表病毒不会上门找你。


隐患一:

爱凑热闹


很多村里的传统习俗,就是大聚餐。


凳子一搬,往院子里一坐,一摆桌就是几十几百人,乱哄哄的。



大家围着餐桌,咧开嘴一边唠嗑,一边大吃特吃,父老乡亲就喜欢凑热闹。



前几天,昭通牛街镇一村民,要搬家了,为了庆贺乔迁之喜,喊来很多兄弟,打算办酒席喝一顿,被警察拦下了。


可他不配合防疫,一把将警察手机打翻在地,义正言辞地说,


他要办酒,谁也管不着。


这位兄弟,“今天到处串门,明天肺炎上门。”



这个冬天,城市不许摆宴席,农村也得老老实实待在家。


隐患二:

疫情期间,还在添“赌”


湖北阳新白沙镇,几个中年人围在一起,吆五喝六,兴奋地打牌。



警察闯进来的时候,一伙人都惊了,有人站了起来,手中的麻将都没推倒,悻悻的模样,看了让人生气。


平果果化镇那龙村,一处不到几平米的小房间,一进门,乌烟瘴气。



这儿聚集了十几个人,有人站着,有人坐着,不戴口罩,正在通宵赌博。



当大家齐心协力战疫,这些人却在添“赌”,就是觉得疫情在农村不严重,才敢如此肆无忌惮。


他们做的事,算不上罪恶滔天,但一旦点燃疫情导火索,便会把故乡推入凶险。


离疫情还拉你打牌赌博的人远一点。


去年听了一个事,武汉没封城那会,有个读者催爸妈戴口罩,他爸不戴,说太大惊小怪了。


她把疫情的链接甩过去,他爸还是不戴,甚至出门打牌了。


回来后,她和爸爸吵了一架,被打了。


“聚会的都是无耻之辈,赌博的都是亡命徒。”


正是这些自私的人,才让抗疫如此艰难。


隐患三:

认知不健全


“我们就是个村诊所,哪有什么发热门诊。”


石家庄市疫情风暴眼的小果庄村,村医说。


他在的诊所120平,只有一间诊室,连基本的血常规和尿常规都做不了,日常主要是问诊和开药。


这里更没有专门的发热隔离区。


病患来了,基本上都说自己是感冒,随便抓点药就走了。


有一例感染,便会交叉感染。


实际上,对于疫情的防控,农村并没有达到深入人心的程度。


而隔离的措施,以前看只觉得生硬粗暴,如今再看,不免担忧。



农村没有先进的医疗设备,没有专业的医护,他们只能用最土、用砖、靠人,最落后、最原始的方式封路,隔离病毒。



曾经以为,从年初的武汉,年中的北京新发地,疫情爆发地多集中在城市,


如今石家庄疫情均是来自农村,彻底打破了从前的幻象。


狡猾的病毒告诉我们,不管你来自何方,只要有适宜环境,它就会在人间肆虐。


疫情防控最薄弱的地方在农村。


一定要提醒在老家的父母们不要掉以轻心。


在疫苗还未满足民众需求下,我们只能出门戴口罩,加强自身防护。


马上过年了,返工潮也要来了,不说全部,至少一半的农民工踏上了回家的路上。



他们扛着大包小包,挑着发旧,但不舍得扔的被褥,带着拿给家里孩子的玩具。



渴望回家见一眼思念的人,抱一抱许久未见的爸妈。


理解大家思乡的心情。


但因为愚昧,傲慢,不健全的认知,我们已经付出了太多代价。


有几个建议:


第一、不必要不返乡,如果回家,一定戴好口罩。


第二、疫情时期农村别大意,婚丧嫁娶千万别大摆酒席了!


第三、别聚会,不参加酒宴,少与外界接触。


第四,有不适症状,抓紧去医院就医,不要耽误。


以前总觉得我们对于疫情防控,总有种草木皆兵的感觉,


但现在,越来越觉得,保持警惕,才能换来所有人的安宁。


大连有个患者,做了11次核酸,才确诊阳性。


病毒已经变异,更狡猾,破坏性更强,传染性更厉害。


最后,点个赞+在看,希望大家多重视农村疫情,这个年,都能平平安安。



  • 作者简介

    颜小乙,90后女作家,关注颜小乙(ID:niduDJ),百万新青年聚集地,看不一样的世相,写不一样的文字。

本篇文章来源于微信公众号: 知她

版权声明

本文仅代表作者观点,不代表本站立场。
本文系作者授权发表,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链接:http://www.jinshizu.com/index.php/post/1356.html

发表评论

评论列表(0人评论 , 95人围观)
☹还没有评论,来说两句吧...